用户名: 密码: 身份: 免登录
巍巍福中凤鸣三牧教师博文开放式课程招生平台校友录校长论坛
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动态 >>新闻正文

  • “关心你自己”:不能失落的教育之本心

    来源:教育文摘周报 2018.8.22 2018-09-28 16:21:38 点击:141 赞美:7

     

     

    按:现代教育要保持“本心”,一方面应重拾古典教育“关心你自己”的那些修身方法,另一方面则要将现代教育所醉心的“认识世界”纳入“关心你自己”的观照之中,实现二者的互通。

    ()

    作为一种自觉的人类活动,教育显然应该有自己的指向,即自身努力朝向哪里、期待达成什么目的。没有指向,就不能称之为自觉的活动。从现实来看,现代教育的指向是清晰明了的,那就是指向客观世界。教育的对象是人,但指向却是外在于人的客观世界,看似矛盾,其实不然。现代教育就是帮助教育对象认识客观世界、获得驾驭客观世界之能力。这种指向的百年持续与世界范围内的流行,使得我们以为这就是教育的当然指向,忘记了古典教育的另一种指向,即指向人,指向人的主观世界,指向“关心你自己”。

     

    教育是代际活动,体现的是上一代人对下一代人的关心。正是因为上一代人希望下一代人比自己更好,愿意为他们的存在与完善付出,才有教育。也就是说,关心或者说爱是教育的底色,无论教育如何发展、演变,代际之爱,上一代人对下一代人的关心都是教育的最基本的构成,否则就不是教育,是对教育的反动。上一代人关心下一代人有多种方式,但教育是最重要的方式。之所以这样说,一方面在于这种关心的整体性,即教育关心的是年轻一代每个成员作为一个人的整体的美善与幸福;另一方面则在于这种关心的全局性和持续性,即教育是整个社会的努力、而且是持续时间最长的努力。更重要的是,教育这种关心出现在年轻一代最需要的时间,不早不晚。早了,没有需要,那时候家庭的关心已经足够;晚了,同样没有必要,已经长大的人需要的是自主、自立,是自己关心自己。可以说,在年轻一代最需要关心的时段,上一代通过教育来满足他们的需要。

     

    如前所论,作为关心的教育,也可能关心不到“点儿”上,也可能将关心指向错误的方向,比如将物质利益看作最大的“利益”,引导年轻一代去追逐物质利益。因此,要保证教育作为关心的正确性,必须紧紧扣着年轻一代的真正福祉之所在,将关心用对地方。真正的关心就是关心年青一代之所关心,关心真正对他们好的事物。如前所论,真正对年轻一代好的,就是帮助他们学会关心自己,学会关心自己的灵魂、关心自己的生活、追求德性。如果说教育是一种关心,那么这种关心的真正落实,在于年轻一代学会真正关心他们自己。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不但上一代的关心会落空,还可能好心办了坏事。简单说来,对年轻一代来说,教育就是“关心你的关心”、“关心你的‘关心你自己’”。

     

    关心当然要看对象的需要,如果关心对象没有被关心的需要,强行关心,那这关心就不是爱。教育作为一种关心,其存在的必要性还在于在“关心你自己”的使命上,人人需要引导,未成年人更是如此。既然“关心你自己”是人的最大福祉所在,为什么其施行还那么难呢?根源在于我们有关心自己的需要与能力,也有掩盖、转换这种需要的需要和能力。一方面,人能意识到自我,意识到自己与他人、世界的分立。这种意识及意识到的事实衍生出人的自恋,正如普罗塔克所说,根植于自恋这一人性弱点,人会制造关于自身的假象、乐意听到奉承,还会成为自己的奉承者,善于制造关于自身的假象。一旦任由这种弱点蔓延,人就离真实的自己越来越远,其所关心的就不是真实的自己了。这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所有人的问题,所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恋陷溺。走出这种陷溺,当然要靠自身的努力,但单靠自身是不够的,需要外力的作用。只有内外配合,才能更为有效的不断地与人性之弱点斗争,才能在斗争中进步。教育就是这种“外力”,就是这种救援性力量。另一方面,意识到自身分立的人又有孤立感,由此衍生出对群体归属的本能性冲动,渴望汇入群体之中以获得接纳的安全。归属性的本能冲动可以升华为对群体的热爱,也可以变形为对群体的盲从。作为个体,我们总是想当然的预设群体的道德优越性,但失去独立思考之个体制衡的群体在历史上给人类所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哪怕是罪大恶极的个体。个人一旦被群体流俗所控制,失去自由意志,单靠个人力量同样无法摆脱,同样需要他人施以援手。

     

    人容易忘记关心自己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人来自自然世界,自然世界是人的“老家”,虽然已经没有回头路,但人有无限的“乡愁”,对自然世界有无限的怀念,自然是我们永不枯竭的审美对象。更重要的是,自然世界是我们的生存依靠,我们欲望的满足需要自然世界提供资源。在这里,教育再一次有了存在的理由,即引导人从关注世界中调转“眼光”关注自身,将对世界的关心与对自身的关心结合起来,用对自己的关心去导引对自然万物的关心。

     

    ()

    关心首先意味着一种朝向、转向,一种生命力的投入性。生命力投入到外物,就是对外物的“关心”(可能是善意上的关心,也可能是恶意上的毁坏)。“关心你自己”首先也是一种朝向,将生命力朝向自己,或者将生命力从外物转向到自己身上。同样,这种朝向或转向,既可能是真正的关心自己,也可能是执迷于物质利益,反而可能使自己远离真实的自己。因此,为了保证朝向、转向的正确性,古代哲学、古代教育发明了一整套实践方式。福柯的总结非常精确,即关心自己不仅是一个原则,而是一个恒久的实践,“在全部古代哲学中,关心自己同时被视为一种职责和一种手段,一种基本的义务和一整套精心确立的方法”。在柏拉图那里,关心自己首先要承认自己的无知,认识自己是关键,过什么样的生活是需要格外用心思考的重大事务,回忆是基本方法,即通过回忆发现自己灵魂之所是。在塞涅卡那里,关心自己即修身方式,包括:(1)克服邪恶,(2)在逆境和厄运中保持坚定和镇静,(3)与快感做斗争,(4)不追求外在的财富,而是寻求更好的灵魂、良知,(5)了无牵挂、灵魂出窍等环节。由此看来,无论是雅典的关心你自己,还是希腊化、罗马时期的关心你自己,都不仅仅是一个原则、一个转向,而是一整套修身实践方式。

     

    真正成为人不是一个生物过程、生物事件,不是一出生就算完成的事务,而是一个需要努力去完成的使命。做人是需要努力的,需要从各种偏离拉力中坚守、探寻人生之道。从这个意义上,人生就是一种自我拯救的过程。世界上各种宗教皆以拯救为号召,受此影响,现代人总是将拯救与宗教联系起来,总是与特定的危险事件联系起来,实际上在古希腊、罗马时代,拯救是哲学概念、教育概念。福柯考证说,拯救的希腊涵义不是戏剧事件,而是生活常态,即在生活中避开危险,武装自己,做善事。拯救就是小心、持续、完满的修身方式,就是紧扣着自身不放。因此,关心你自己,不是别的,就是自我拯救。

     

    这里有必要再一次说明“关心你自己”与“认识你自己”的关系。在后世哲学和人文教育传统中,“认识你自己”成为“关心你自己”的替代者,“关心你自己”只能在“认识你自己”中找到一些余绪。实际上,二者有着深刻的不同,不能互相替代。如前所论,“关心你自己”不仅是一个原则,更是一整套生活和修身方式,不是单单通过认识所能达成的。“关心你自己”的指向是人之所是,这种所是的完成一方面要从外物、外诱的包围着解放出来,另一方面则是坚守人之道德心性。这一任务的完成,不是认识事务,而是生活与灵魂事务,是靠灵魂与生命的努力才能完成的。当然,“认识你自己”的重要性也不容否认,是“关心你自己”的一个环节。因为要真正“关心你自己”,就要对自己有一个真实的认识。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二者的关系:“认识你自己”是“关心你自己”的一个前提条件,一个构成环节;“关心你自己”是“认识你自己”的目的和指向。既然如此,那么“关心你自己”如何被“认识你自己”所取代的呢?首先,“关心你自己”属于严格道德,即不停的对自身进行约束和审问,所谓“未经审查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这与大众的生活趣味相矛盾,在资本主义大众社会里没有市场。第二,“关心你自己”一开始一直是正面的,因为在“关心你自己”中为己与为人是统一的。后来由于人之自我涵义的转变,“关心你自己”几乎同等于关心自我利益,几乎与自私同义,被集体取向的伦理所排斥。第三,笛卡尔的转向,即从笛卡尔开始,认识的地位上升,成了人之存在的标识。

     

    ()

    指向“关心你自己”的教育就是教给学生这一整套修身方法。包括转向自己的方法指导与练习;如何与欲望、恶意做斗争;如何在快感中保持中道;如何处理与外物的关系;如何归属群体又不被群体所裹挟;如何使灵魂和良知发育、生长;如何与自己对话等。在这一过程中,教师的作用至关重要,因为教育毕竟是由具体的人、具体的活动所构成的。教师起码可以在三个层次上发挥作用,首先是如上所述的直接教育,即直接教给学生修身的一系列方法。第二,用关心教师自己间接地对学生进行引导。在“关心你自己”的伟业中,没有完成者,每个人都是“在路上”,教师也不例外。教师所过的修身生活,本身是“关心你自己”这一原则的落实,也是对学生的一种激励和示范。第三,教师的直言提醒。人性的弱点需要超越,处在成长中的人更容易迷失,这时候教师的直言,即不加修饰、不加隐瞒地说出年轻人的真实状况,提醒年轻人不要忘记自己,进而转向自己,具有非凡的意义。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福柯说,“扮演直言者,就是做教师;做教师,就是扮演直言者”。

     

    现代教育在“认识世界”上所取得的成就不容否认。如何调试“关心你自己”与“认识世界”的关系是现代教育的一个关键问题。显然,人类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可能放弃科学技术所带来的便利,现代教育也不可能置“认识世界”的任务于不顾。而且,对世界的认识也不一定阻碍对人自身的认识,把握得好,也可能促进对人自身的认识,进而有益于对人自身的关心。人在世界中存在,人与世界既是分立的,也是融合的,人在世界上留下了痕迹,世界也会进入人之中进而成为人的一部分。从人与世界的融合这一角度看,认识世界有益于认识人自身,或者说就是对人自身的认识,因为人之中有世界。过去时代,为了更好认识人,认识我们自己,往往需要神的参照,即以神为镜鉴来反观人。如今,我们也可以以宇宙为镜鉴来反观人自身。卡西尔指出,从人类意识原初萌发之时起,对人自身的理解与对外在世界的认识就是成对出现的,“在对宇宙的最早的神话学解释中,我们总是可以发现一个原始的人类学与一个原始的宇宙学比肩而立:世界的起源问题与人的起源问题难分难解地交织在一起”。现代教育之“认识世界”的问题就在于单纯对象化的认识,失去了对人自身的关照。这样的“认识世界”不但使世界变成了获取资源的工具,使世界工具化,还使人与世界割裂开来。更糟糕的是,这种对象化、割裂化的“认识世界”成了逃避自我之途,人通过对世界的认识来回避对自身的认识与关心。

     

    还是杜威洞明,他说“当一个学科是按照了解社会生活的方式去教的时候,它就具有积极的伦理上的意义”,同样,“认识世界”如果是按照服务于对人自身的认识与关心的方式去教的时候,就具有了“关心你自己”的意义。也就是说,当“认识世界”的知识教育是服务于个体生存、个人利益的获得时,这种知识教育就是与“关心你自己”格格不入的;如果“认识世界”的教育是着眼于一个人关心世界、关心人类、关心他人能力的提升,那么这种知识教育就是与“关心你自己”相一致的。教育不能只把自然世界当作获取资源和利益的工具,而应引导年轻一代领悟人与世界的关联,认识当今环境的危机和人类同胞的苦难,形成爱护环境、解除苦难的意愿和能力,若如此,“认识世界”与“关心你自己”也就内在相通了。

     

    【基金】本研究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生活德育的理论深化与实践推进研究”(16JJD880027)的研究成果。

     

    (《教育研究与实验》2018年第2期 高德胜 安冬 文)

关闭 【文字:.】【发布:李文华】 【赞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