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身份: 免登录
巍巍福中凤鸣三牧教师博文开放式课程招生平台校友录校长论坛
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动态 >>新闻正文

  • 风景,从喧哗到宁静——2017文化热点管窥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8.1.5 2018-01-10 15:25:05 点击:282 赞美:7

    http://paper.jyb.cn/zgjyb/images/2018-01/05/04/620027_wuy_1515051421303_b.jpghttp://paper.jyb.cn/zgjyb/images/2018-01/05/04/620173_wuy_1515054775605_b.jpghttp://paper.jyb.cn/zgjyb/images/2018-01/05/04/620017_wuy_1515051210921_b.jpg

     

     

    本文配图由CFP提供

        新年特稿

     

            2018年的阳光已经开始照耀这个世界了。在我们走进新的一年的时候,有必要回过头盘点一下刚刚过去的2017年,毕竟,我们的影子还徜徉在旧时光,没有完全迈进新年的门槛。

     

            回顾过去的一年,仍旧是纷繁芜杂、照样的精彩纷呈,悲欢离合常有、酸甜苦辣不变,假如能回到这一年的起点,我们又该如何规划?然后临至年终岁尾,借用马东与许知远的辩论在这里发问,似乎颇为恰当:我们真的可曾变得更好?

     

            互联网娱乐的狂潮势头减弱

     

            纵观2017年的影视综艺,第一印象是一个癫狂了五六年的精神病人终于开始有了安定的迹象。以往几年被玩坏了的雷人影视、无底线恶搞综艺热度下降,一些久违的声音开始回归。

     

            过去的一年里有一些精彩不容错过:截至20171120日,中国电影票房终于突破了500亿元大关,同时全国拥有银幕数量达到5万块,电影大国实至名归;电视剧经过几年来的调控,产量保持在万集左右,雷剧、神剧变得越来越少,剧作类型也越来越丰富;去年9月发布的《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中,提出“对电视剧、网络剧实行同一标准进行管理。鼓励优秀电视剧制作机构积极投入网络剧制作”。作为新生事物的网剧,终于有了登堂入室的“名分”;同样经过几年的摸索,对比电视综艺,网络综艺节目也有了值得点赞的进步,有不少网络原生的综艺节目,话题传播与市场口碑双丰收。

     

            这些因素综合作用,出现了一大批影视综艺佳作,让2017年的娱乐生活更为丰富了一些。具体看来有以下几个可喜之处:

     

            一是现实题材的回暖,有了《人民的名义》《鸡毛飞上天》《情满四合院》《老兽》《芳华》等佳作。拿反腐剧“破冰之作”《人民的名义》来说,真正是话题、口碑双炸裂,几十个老戏骨同场飙戏,久违而又紧密结合当下的题材,让各个年龄段的观众都享受到了一场视听盛宴。

     

            二是主旋律题材的开创性努力,从政治和艺术的角度努力整合资源,出现了《建军大业》这种试图在革命历史和当下市场之间寻找平衡的优秀作品。还有《战狼2》虽说内在表达上需要商榷,但不用小鲜肉、不炒投资却能创造票房奇迹,这本身就值得赞许。

     

            三是在政策引导和市场需求下,出现了《朗读者》《见字如面》《国家宝藏》等一批号称“荧屏清流”的文化综艺节目。用人气明星来演绎文化故事,这种略带跨界的形式,给观众带来了不少新鲜感。文化可以走得更远,明星自身也增加了文化标签,二者称得上是互相成就。

     

            互联网力量与传统力量正在融合

     

            理解这种变化,需要先回顾一下这几年影视娱乐行业的整体情况。与各个行业一样,影视工业这几年也经历了狂飙猛进的“互联网化”,阿里、腾讯、百度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携优势资本、人才和技术入场,迅速颠覆了原有的影视剧制作模式。就在公众期待着变革之后可以有前所未有的视听享受的时候,“互联网+影视”用左一部右一部的低劣之作打碎了梦想。

     

            互联网公司都有资本市场的压力,经营过程中必须要让财报好看,让公司估值或市值保持高位。这种情境决定了他们只能杀鸡取卵,仅关注影视剧的商业价值,有意无意忽略其艺术价值。在资本操盘下,深加工出了一条以网络文学收费为基础衍生出影视、动漫、游戏等版权开发的产业链条,被冠之以“IP”的概念。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加持下,从寻找选题到挑选演员再到后期营销,都要尽可能量化,关乎审美的影视艺术成了掏空观众钱包的夹子,影视工业成了数字游戏。

     

            数字之外,这些公司还利用社交媒体和市场炒作制造大量的流量明星。缺乏艺术和阅历的小鲜肉、小鲜花们忙于走秀、综艺等闪光灯密集产业,演戏也成了走过场,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精研剧本、揣摩角色,角色通过替身和后期抠图来合成,以至于“表演成了一个正在被毁掉的行当”。

     

            其背后的资本仅通过套路化的公关策略就可以让粉丝们如痴如狂,大把大把掏钱去追星。有些粉丝可以自发组织起来给自己的偶像呐喊助威,应援会、见面会等活动有了网络的支持,变得更加高效强大。家长、学校也会时时感受到过度追星对孩子们的影响。

     

            在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宫斗、家斗、玄幻、穿越等胡说歪说的作品层出不穷,衡量演员优秀与否的标准不再是作品,而是话题热度、片酬高低、播放数据等与艺术关系不大的东西。观众不再是被动等待观看影视,而是主动参与到影视工业全流程中,以至于出现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映时粉丝无视市场规律和契约精神,强行锁场的闹剧。到底是这届演员不行还是这届观众不行?有如天问。

     

            国产影视本土化创意不足的问题,这几年也放大不少。拿国产剧热门类型古装剧来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花千骨》《青云志》等作品虽市场热度极高,但故事内在却缺少延展性。在虚无缥缈的玛丽苏爱情面前,从传统文化如《山海经》中搬来的元素更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饰品,而《海上牧云记》之类作品则有着明显的《权力的游戏》《指环王》的痕迹。

     

            “超级IP+流量明星+陌生化的人物设定”的模式在2017年终于充分暴露了弊端,整个链条开始发生新的变化。前两年不受待见的题材开始回归,被流量明星们遮蔽了形象的实力派演员们纷纷就位,新的变化已然悄悄来到。出现了不少以匠心打磨剧本的精品剧集。

     

            应该注意到的现象是,互联网力量与传统力量在加速进行融合。不少互联网影视制作机构,在新发布的项目上,开始引入他们曾幻想着颠覆掉的影视资源。比如某互联网影视公司发布的新剧计划中,张黎、管虎等大咖加盟,他们在这个行业浸淫多年的经验,肯定会对互联网化的影视带来新的可能。而一些熟练操控传统影视工业模式的导演、制作人,也在注重吸纳互联网因素,开始有选择性的对流量明星进行“艺术驯化”,张艺谋的《长城》虽说毁誉参半,但是在他的镜头下,鹿晗、TFboys、景甜等流量明星能与刘德华、张涵予、彭于晏等实力派同场竞戏,整体上并不违和。在徐克的镜头下,吴亦凡的表现就比其他片子中出色得多。一旦所有的人都意识到需要去接纳变革,那么,很快就会有新的面貌出现。只是变革,有时候是润物细无声般地到来,需要耐心。

     

            未来,长路漫且阻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可喜之处虽多,仍有不少问题需要正视,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佳作频出经典难现。它们在整个市场格局中声音还是不大,本身也有颇堪玩味之处。《人民的名义》比起《中国制造》《绝对权力》等周梅森往年同类题材作品,艺术价值并非鳌头之作。

     

            偏厚重的《大秦帝国》《军师联盟》等作品堪称精品,但是故事内核却难以匹配其在历史定论里再造荧屏传奇的野心,挑战历史成见,需要更为耐心的打磨。先人给我们创造了灿烂的文明,也留下了丰富的史料和传说,期待着能有更为精彩的作品出现,可以把先人的智慧运用到位,也可以把波澜壮阔的历史通过市场化运作呈现在观众面前,超越西方同类作品。

     

            文化综艺节目虽然博得了不少眼球,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回报,但是却挡不住背后的文化失效,不少文化节目成为鸡汤集散地,经过设计的台词和故事,缺少了一种对于知识和文化的敬畏。如何避免用演技把文化节目做成一场秀的嫌疑,是这类节目需要深入探索的问题。对比网生的《吐槽大会》这种脱口秀节目,用大量反讽、自嘲的东西来解构明星的公众形象,反其道而行之却能带来不一样的口碑效果。调子定得太高的“装”,反而不如放下身段的自黑来得诚实一些。

     

            真正衡量一个国家影视工业强大与否的重要指标还要看其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同样,国产影视综艺如何走出去,也是一个老生常态的话题。国产影视剧影响力一直局限在港台和东南亚地区,鲜见有世界级影响力的作品。

     

            2017年国产网剧《白夜追凶》被Netflix买下海外发行权的消息颇为提振人心。但要征战世界,一部《白夜追凶》是远远不够的,毕竟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好故事讲给世界观众,能够做全世界的影视生意。要有更多的影视制作力量能与好莱坞、NetflixHBO等一较高下。这些并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更大的耐心去整合国内外资源,才能具备实力真正走出去。同样,综艺节目方面,我们长期是输入欧美、日韩、港台的创意,本土化的东西少之又少,能否有结合传统的优秀创意产生,并且经过工业化的锤炼,也可以对外输出。

     

            孤寂,是另一种风景

     

            前文述说了一个热闹的存在,娱乐市场是“流淌着名与利的土地”,它们是这个时代的主流,所以我也花了很大篇幅来盘点。主流兴盛,离不开支流的陪衬。一位位故去的文化老人,就是这众多支流之一。娱乐市场有多么喧嚣,文化老人们就有多么孤寂。

     

            人总会老去,老去了并不代表就失去了意义。触摸过去的方式多种多样,通过老人们的讲述和物件可以直观地建立在场感。文化老人们,蕴藏的东西更为丰厚。

     

            去年我们送别了很多文化老人,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就先后有余光中与屠岸两位老先生辞世。再往前追溯,世纪老人周有光、红学大家冯其庸、电影学家周传基、电视剧《西游记》导演杨洁、相声艺术家唐杰忠、文艺学家钱谷融、经济学家萧灼基、“阿Q先生”严顺开等,都在这一年离开了我们。

     

            每一位老人都有着杰出的成就,没有周有光等人当年的努力,我们今天不会享受到汉语拼音的种种便利;没有周传基的开堂授课,张艺谋和陈凯歌的艺术之路也许将更为漫长一些;没有杨洁导演带领着摄制组筚路蓝缕,几代人的暑假都会冷清不少吧;没有钱谷融当年提倡“文学是人学”,今天能看到的经典之作也许会少一些吧;没有萧灼基等人当年的奔走呼吁,减免农业税等支农政策还要酝酿更久吧;没有严顺开的精彩演绎,观众对鲁迅先生笔下经典人物的影像化可能不会如此清晰……

     

            他们的离去对所在领域是熄灭了一盏明灯。从文化角度来说,都值得大书特书纪念一番。媒介不发达的年代,纪念可能是在心底,或者像钱钟书去世,很多人排队购买《围城》一样。到了社交媒体发达的时代,如何纪念竟然也变成了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本应该从他们的文化成就入手来进行讨论、纪念的行为,变成了随手发朋友圈、路过就表示一下哀悼的朋友圈祭奠行为。

     

            文化界的老人们生前都十分低调或者被公众在记忆中边缘化,去世之后,瞬间在微信、微博制造了缅怀“狂欢”,这本身就带有几分反讽的意味。可能在他们去世之后,大众才意识到“原来××事竟然是他做的,某某作品竟然是他的!”

     

            高压力快节奏的现代生活,让大部分人奔走于“五斗米”,“当下”和“未来”的过度娱乐化,又让大众难以具备探索未知世界的的兴趣和动力。结果就是,我们离世界上真正有趣的东西越来越远,而每日不得不面对文化消费快餐品。可以想见,在新的一年里,我们仍旧会经历很多别离。为了减少遗憾的发生,也为了避免所谓的消费之嫌,不妨从现在拿起书,认真地读上一些东西。

     

            回顾这一年,可言谈、感慨之处数不胜数,真正深入进去则会让人乱花迷眼。已经掀开新的一页的2018年不免惹人遐思:未来的每一天,会更加美好还是更加复杂?让我们走着瞧吧。

关闭 【文字:何殊我】【发布:华丹】 【赞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