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身份: 免登录
巍巍福中凤鸣三牧教师博文开放式课程招生平台校友录校长论坛
您的位置:首页>> 他山之石 >>新闻正文

  • 2017年奇思妙想(2)

    来源:参考消息 2017年1月6日 2017-01-10 10:13:32 点击:223 赞美:12

    从真实的声音到抗击癌症

    2017年奇思妙想

     

       英国《卫报》1月2日刊文,盘点了2017年的奇思妙想(第部分)

    出版业——真实的声音和未掺水的故事

    作家、图书代理商、柯蒂斯·布朗组织联席首席执行官 琼尼·盖勒

    我认为,下一个了不起的想法将是朝着真实的声音和经历迈进。我认为,人们想要的是反映他们的生活、经历和情感的真实故事,未经过滤的。我还相信,来自城市中心以外的声音将冲过由白人中产阶级构筑的伦敦出版业壁垒。同时,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出现更多超级写实主义作品、讽刺作品和在可辨认的场景下探究大问题的自然主义作品。在作家思考叙事形式上的变化之际,2017年的种种可能性令我非常兴奋。

    时装业——自由女神绿万岁

    英国《卫报》负责时尚的副主编 杰丝·卡特纳-莫利

    暗黄绿色已经过了最火的时候,但色盘转得不远。2017年的颜色将是自由女神绿。《纽约人》周刊去年9月刊登了一篇赞美纽约“神秘和持久颜色”的抒情诗,自由女神绿随之凸显。很快到处都是这个颜色,在伦敦时装周上,开启埃米莉亚·威克斯特德时装秀的高领拖地长裙是自由女神绿;在安德森的时装秀上,墙涂成了自由女神绿。

    潘通公司推崇绿色的力量,把这种芥末绿定为2017年的标志性颜色,认为它“向我们提供了我们在动荡的社会和政治环境下渴望的安心”。本质上,绿色代表希望和重新开始。不过,我们的绿色是一种更为复杂的风格。在美国政治变得夸张并突破华盛顿的泡沫、进而触及流行文化的方方面面时,自由女神绿是一种政治颜色。自1886年揭幕以来,这座铜像在20年里从棕色变成绿色,这意味着自由女神绿代表变化和衰退的不可阻挡性。因此,虽然这个标志性颜色无处不在,但它既可代表失望又可代表骄傲。在去年11月总统大选后,哭泣的自由女神像和电影《人猿星球》中自由女神像半埋在沙子中的画面变成社交媒体上流行的反特朗普表情包。

    癌症——免疫学带来成功和令人警醒的消息

    哥伦比亚大学医学助理教授、普利策奖得主 西达尔塔·慕克吉

    人体能学会排斥癌细胞吗?今年癌症研究领域最了不起的想法——可能也是整个医学领域最令人兴奋的想法是,唤醒休眠的免疫系统来攻击癌症。

    这个想法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在上世纪90年代末,这个学科出现了一次惊人的转变:研究免疫系统的科学家(特别是在有远见的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的领导下)开始发现有些癌细胞表达特殊因子来抑制免疫系统或者让自己不被免疫细胞发现。这些隐蔽性的蛋白质提供了发动反击的机会:创造特殊因子来抑制这些隐蔽信号,让肿瘤重新显露出来。第一批此类药物被用来对付黑色素瘤,一些患者做出持久的响应,虽然有很严重的副作用。

    在这些初期试验后,研究人员发现了几十种方法来激发免疫系统,临床上也出现一批批新的免疫调节药物。这个学科的另一个新发展是,取出患者自身的免疫细胞,用基因疗法进行处理使其具备攻击癌细胞的能力,然后放归患者体内。正如这一方法的先驱之一米歇尔·萨德兰所描述的,这些被放归的细胞在体内生长,这使它们成为新一代“活的药物”的范例。

    癌症的免疫疗法在疾病预警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功——尤其是对黑色素瘤、肺癌、淋巴瘤和某些白血病。但2016年也出现了有关这些药物会产生意外副作用的严肃消息:患者莫名其妙地发烧或者患上危及生命的结肠炎。有关性价比的更广泛问题依然存在。这些药物只对一小部分肿瘤有效吗?成本是多少——可控吗?

    免疫疗法的一个奇怪效果是,在初期治疗阶段,肿瘤通常会变大。几十年来,判断肿瘤反应的传统标准是测量肿瘤的大小——但在免疫疗法中,在某些肿瘤最终对疗法做出反应之前,它们看起来变大了。对于免疫疗法来说,需要重新评估判断肿瘤反应的传统标准吗?我们如何了解为何和何时肿瘤会复发?能反复训练免疫系统来攻击这类持续发展的癌症吗?

    地缘政治学——新的意识形态光谱

    前技术出版商、TED组织负责人 克里斯·安德森

    我们刚刚结束了政治震荡的一年。由于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对更加全球化和技术驱动的世界造福于所有人的轻松共识被摧毁了。而且,从左翼到右翼的老式政治光谱被一个新光谱所取代。有些人会嘲讽地称之为部落与全球、排外与接纳、后退与前进的政治光谱。但有一个更宽宏大量、更富有成效的框架,那就是保护与连接。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过去几年,政治/资本主义现状犯下的错误是匆忙奔向一个联系越来越紧密的世界,但我们未能提供保护。我们让数百万人开始担心失去工作、失去梦想,失去他们熟悉的文化范式。在这个过程中,在失控的社交媒体形势的推动下,我们变得彼此厌恶。我们急需新办法来发现共同点和重现创造一个值得追寻的未来愿景。这种震荡足够剧烈,已经引发无数想法来帮助实现这一切。至少这需要:

    ·打击假新闻。知识时代需要知识,而非标题党。寻找自我修正的新系统,挖掘群体智慧而非暴民驱动的造谣。

    ·在日益为智能代理所充斥的世界中,做对人类有意义工作的未来愿景。

    ·让我们的孩子为在那样的未来茁壮成长做好准备的教育改革。

    ·新经济观点,比如“全民基本收入”。

    ·对全球化思维的新阐释。推动此事的不应是姓名不详的全球精英,而是全球各地相互联系和发现我们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相互学习的个人。

    一旦我们能够重新开始相互倾听,我们就会真正讨论如何避免像梦游一样进入一个人性无法应对的未来。我们希望感到惊喜,但在这个过程中不失去我们的灵魂。让我们重新启动这场对话。

    科学研究——基因编辑将带来充满非凡可能性的世界

    英国开拓性的神经外科医生、畅销书《无害》的作者 亨利·马什

    我不会这么大胆地预测神经科学领域马上会取得哪些巨大突破,但在一个日益压抑而恐怖的世界中,科学的不断进步带给我巨大的快乐、安慰和惊奇感。科学的一个伟大之处在于,它产生有时是出乎意料的新奇想法和办法——而我发现,在一个政治、社会和环境方面非常令人担忧的世界中,这令人精神振奋。谁曾经想到帕金森氏症很可能是由肠道菌群导致的,或者在一块保存了9900万年的琥珀中发现一条长着羽毛的恐龙的尾巴?这两项发现都是最近获得的。

    还有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开辟的非凡机会和它有可能帮助我们战胜大量无法治愈的疾病。当然,迫切需要的是有效治疗和预防早老性痴呆的方法,而许多人正在潜心研究。

    我认为,许多未受过科学训练的人很难理解科学包含一种深刻的精神和神秘因素在内,就像数学一样。好的数学证明简洁明了,是对深层灵魂有吸引力的带有美感的东西。把感性和理性分割开来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医生带着感情思考,而非依据纯粹抽象和不动感情的过程;我们不是计算机。

    这是有益的,因为它有助于推动科学进步,而科学进步是势不可当和必须的。我不想盲目乐观,但我认为我们必须对未来保持乐观,因为如果我们不这样,糟糕的事情就一定会发生。如果我们认为未来注定是糟糕的,我们就会什么都不做。

    我们必须积极地思考,积极地行动,而不是陷入绝望。

     

关闭 【文字:.】【发布:李文华】 【赞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