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身份: 免登录
巍巍福中凤鸣三牧教师博文开放式课程招生平台校友录校长论坛
您的位置:首页>> 校友通讯 >>新闻正文

  • 告别一代大师数学家刘应明院士 学生眼里的他严厉慈祥

    来源:华西都市报 2016-07-22 10:24:02 点击:1105 赞美:20

    20160719 06:07
    来源:华西都市报

    著名数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四川大学原副校长刘应明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715940在成都逝世。习近平总书记委托中共中央办公厅打电话到中国科学院,转告对刘应明院士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对刘院士家属表示亲切慰问。

    718上午,刘应明院士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成都东郊殡仪馆举行。为刘应明院士告别的有数千人,很多数学界的大腕都赶来送刘老最后一程。

    上午九点半左右,吊唁大厅,叠满了社会各界单位和人士送来的花圈,人们手握着菊花,面露哀伤地依次走进殡仪馆内进行悼念。

    殡仪馆外,刘老的女儿被人搀扶着走进休息室。她双眼红肿,泪流不止。

    上午10时,全体默哀一分钟,遗体告别仪式正式开始。吊唁厅上方悬挂着横幅沉痛悼念刘应明院士,正中是刘应明院士的遗像。黄白鲜花,苍翠丛中安放着刘应明院士的遗体。巨幅遗像上的刘应明面带微笑,智慧光芒永存。

    1025分,全体人员向遗体三鞠躬,作最后的送别,大家都表情凝重,有人默默地擦拭眼泪,不愿相信刘应明院士已经离大家而去的事实。哭泣声与哀乐共鸣,由于前来悼念的人很多,队伍排到了厅外,大家都情绪平静地依次上前献花,迈着沉重的步伐绕刘应明院士的遗体悼念一圈,见刘应明院士最后一面。

    严厉的刘老

    几乎从不表扬学生

    712云中龙在朋友圈里转发了最后一条微信后,就再也不会更新了。云中龙是刘应明院士在微信上用的名字。

    715上午940分,刘老心脏停止了跳动,刘老的离去让他的学生和亲人陷入无限的悲痛中。

    对于四川大学数学学院教授张旭来说,20分钟的时间将成为永远的伤痛,如果他能够早20分钟赶到,就可以看到恩师刘应明的最后一面了。张旭从川大毕业后到达县师范专科学校当老师,对前途迷茫的他给时任川大副校长刘应明写信,很快收到了刘老的回信,几页信纸写得满满的。

    更让张旭记忆深刻的是,他曾送了一份博士后出站报告给刘老,刘老简单翻了翻就开始批评,出站报告中哪里哪里很不规范、哪里哪里安排很不合理等等。2005年底再次拜访刘老,张旭再次被批评,到川大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没有培养出一个像模像样的学生?直到2011年,张旭的学生获得了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刘老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当面表扬张旭,看来你在川大也带出了一个团队。张旭说,现在回想起来,刘老当时恨铁不成钢。

    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贺伟是刘老的学生,他刚刚入学的时候要学两门课程,因为急于把书看完,所以看得很粗糙。有一次刘老询问贺伟看书的情况,贺伟说两本书都看完了。刘老话锋一转:你看过京剧吗?如果你在县京剧团和国家京剧团看过同样的节目,你一听就会感觉到二者之间的区别,做学问道理也是一样的,你回去重新看书。贺伟说,他重新把书里的习题都做了一遍,也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学术境界有所提高,对后面的科研起到了决定性的基础作用,受益终身。

    刘老的学生说,我们读书的时候其实很畏惧刘老,但毕业之后想起与刘老的点点滴滴,觉得他如慈父一般,其实,刘老对学生的爱是很强势的。

    慈祥的刘老

    一碗面条学生终身难忘

    四川师范大学教授王学平是刘老的博士生,他读书时有一次被安排跟着一起去双流机场接机。在回家的路上,刘老师还谈笑风生,哪知一回到他家,刘老马上就严肃地对同行者说:以后不要安排王学平接我了,他接完我后还要摸黑骑车回家,不安全!老师哪里知道,能被安排去接他,学生们是多么的向往啊。王学平说。

    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美国密歇根大学讲座教授阮勇斌说,刘老既是他的老师,也是他的朋友,30年期间,他多次与刘老见面,一起谈论国际数学的走向,讨论国内数学的发展,一起钓鱼,一起打牌。

    1985年阮勇斌准备出国,当时正逢国内容许不用考试直接攻读博士学位,刘老师提出让他直博。阮勇斌很犹豫,他非常希望出国,他的同学警告他,刘老让你直博是看得起你,不要不识抬举。第二天,阮勇斌忐忑不安地去见刘老师,大大出乎意外,刘老不仅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快与失望,反而给他分析国际拓扑学的潮流,极力鼓励他出国去学习拓扑最新的知识。

    徐晓泉是南昌师范学院副校长,19866月,他来川大参加研究生复试,他辗转30多个小时才赶到成都,一身疲惫,刘老师心疼极了,连忙烧热水让他洗澡,并叫师母煮了一大碗肉丝面给他吃,记忆中这是他吃得最香的面。

    18日的告别仪式现场,刘老的女儿说:我的父亲是一位善良的人,做了母亲后,我时常抱怨两个孩子学习不努力,爸爸总是说,学习成绩不是人的唯一,考一所好的大学也不是人生的全部,最重要的是做一位善良的人。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寰

     

关闭 【文字:记者李寰】【发布:贺少青】 【赞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