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身份: 免登录
巍巍福中凤鸣三牧教师博文开放式课程招生平台校友录校长论坛
您的位置:首页>> 校友风采 >>新闻正文

  • 慕容慎行:一部医者“活教材”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5-12-28 15:26:26 点击:3350 赞美:35

    今年教师节前夕,福建医科大学慕容慎行教授被评为福建省第二届“杰出人民教师”。身为医者,他因治愈和减轻了无数患者的疾病与痛苦而扬名业界;身为师者,他因影响和造就了一批医术、医德过硬的医生而饮誉杏林;身为研究者,他因发表了指导医学实践的重要学术作品而盛名远播。当这三种身份互为映衬,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人:他在严于律己的同时,不知不觉地向学生传递着一位医者前辈对工作、对学习、对病人的点滴态度。

      在福建省的各大医院及医学院校,75岁的慕容慎行被公认为有口皆碑的大师级人物。记者多次听到关于他的故事和传言:有人说,因为他医术高明,名声在外,有的患者只要一见到他,就感觉病好了一半;有人说,挂慕容医生的号太难,花了半年时间才挂到;有人说,从医50多年来,慕容慎行不曾收取患者的分毫赠予,即使患者送来锦旗,他也只是感激地卷起来放在橱柜上,从不张挂;有人说,医术教得来,医德教不了,但是,他不仅带出了业务精英,更带出了医德高尚的神经内科医生团队。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医者?什么样的师者?什么样的科研者?记者希望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采访他并非易事。一是因为他一直忙碌于为患者看病与带实习医生,分身乏术;二是因为他不喜张扬,不肯接受采访。在校方和院方的“高压”下,慕容慎行才终于松口,表示接受组织安排的“任务”,同意让记者先到其门诊室直观感受一下。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一间普通门诊室里,记者见到了慕容慎行。

     

      医者风范

     

          “急病人之所急,痛病人之所痛”、“视病人如亲人”是他的从医信条。

        

    不到一米六的个头,微胖,精神矍铄,看上去也就60岁出头。眼睛常常眯成一条缝,神情专注,甚至让人难以捕捉到眨眼的瞬间。在诊室里,记者见到了正在为病人看病的慕容慎行。作为神经内科的权威专家,他的门诊室与其他医生的没有什么不同。约10平方米大的诊室,摆放着一张病床、两张办公桌、两台电脑,设有一个洗手池,此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仪器或设施。

        上午9点零8分,慕容慎行已送走了当天的第一位病人,没有休息就马上迎接了慕名而来的第二位病人。检查中,慕容慎行总是轻声细语地问话,检查结束后,他则开始大声为实习医生讲述病人的病情,指导实习生写诊断书。然后,慕容慎行又会转向病人,详细告知病人用什么药,并细致地解释为何用此种药、药物对病情有什么帮助等。这位病人对记者说:“一般大夫给病人开药从来不说原因,而慕容主任详细告诉我为什么用这个药,尽管听不大懂,但非常放心。”对症下药后,慕容慎行又给病人介绍了一位权威专家,让病人定期去接受检查,并亲自为病人给专家写了一张纸条。

        拿到纸条的病人满面笑容地表示感谢,但却不愿离开,突然把陪同他的人拉到慕容慎行面前,希望慕容慎行能顺带为他的同伴看病。慕容慎行微微一笑,和蔼地对这两位病人说:“不少挂了号的人在排队看病,我只能把你们介绍给其他医生,他们是副主任医师,水平很高。”病人点头同意,慕容慎行亲自将他们带到另一位医生的诊室,向医生介绍了这位“临时”病人。

        946分,慕容慎行开始接待第三位病人,送走这位病人时,已是1个小时以后。

        整个上午,慕容慎行只看了六七位病人。几乎为每位病人看病的时间都不少于半个小时。慕容慎行说,之所以问诊时间比较长,是因为每位病人的病情都不一样,绝对不能犯经验主义错误,要争取一次就把病人的病看准、看好,让病人早日康复。写诊断和开药时也一定要认真仔细、反复推敲,因为签上自己的名字就意味着责任。

        几十年来,慕容慎行都是这样给病人看病的。由于他名气太大,求诊于他的患者长年累月踏破门槛。但因他已年逾古稀,且身患冠心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医院为了保护他的身体,限制其专家门诊的挂号数量。可是,碰上求医心切又挂不上号的患者,他经常经不起病人的恳求而加号,上午的门诊经常要看到下午3点多,下午的门诊有时看到凌晨1点多,限量挂号形同虚设。今年,医院安排他每周三全天看门诊,他一般要从早上8点看到晚上12点。一些外地的病人不知道只有周三是慕容慎行的门诊日,偏偏在其他时间赶来,慕容慎行就只好加班为他们看病。有时,碰到的疑难的神经科病人要作很多检查,按正常程序走,要等一个星期,他就会主动与辅助科室联系,要求加班给病人作检查,并出一个临时报告,尽量给病人提供方便。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主任医师林艾羽说:“慕容慎行教授门诊日的午饭和晚饭经常凑合,看病时间长得连跟班的实习医生都吃不消。”

        最让林艾羽难忘的是慕容慎行面对病人时的忘我精神。慕容慎行经常外出会诊,虽然长途奔波比较劳累,但到目的地后,总是先去看病人,而不考虑自己的身体。有一次,福建省云霄县医院有一位脑出血病人,由于出血量大,很快就进入脑疝状态(颅内压增高引起的严重状况,必须作紧急处理)。坐了一夜车的慕容慎行不顾旅途辛苦立即投入到抢救工作中去。当时,医院没有CT设备,他就靠自己的经验和一台B超机作协助诊断,漳州市立医院神经外科主任进行手术,清除了患者脑内一个较大的血肿,使病人转危为安。

         多年来,被慕容慎行救治过的病人不计其数,不少病人始终将慕容慎行铭记在心。这样一个故事让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王林印象深刻:有一年,他随慕容教授下乡收集病例,来到一个偏僻乡村,村卫生院请吃便饭。其间,当地卫生院一位医生提及20多年前曾找过一位名字有4个字的医生看好了病,一直心存感激。经辨认,那位医生就是在座的慕容慎行,一桌人全乐了。慕容慎行的学生们说,慕容教授经常能在各种场合遇见曾经被他倾心救治过的病人,慕容慎行4个字在病人心中,不仅仅是一个名字,更是健康与希望的象征。

          “为什么病人这么信任您?”“急病人之所急,痛病人之所痛。视病人如亲人。”慕容慎行说。

     

            师者魅力

     

        他过硬的医术与医德体现在言行中,只要有一次同他一起看病的经历,就会一辈子铭记在心。

         “尽管临床工作紧张繁忙,但我始终把教书育人作为自己神圣的使命。”慕容慎行说。于是,他把病房和诊室变成了最鲜活的课堂。

         “神经病学是一门比较深奥的学科,学习起来比较枯燥。我希望利用自己的临床经验,结合实际病例,把干巴巴的课本知识讲活。”慕容慎行告诉记者。在教学中,他总是利用查房、会诊和门诊等机会,把诊治的知识和经验教给学生。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是就病论病,而是根据疾病的临床特点,让学生举一反三,培养学生的临床思维能力。为了给学生创造更多的观摩机会,遇到抢救危重病人的紧急情况,他总是在亲临现场指挥急救后,待病人病情一稳定,便召集科室的医生、实习生和进修生进行病例讨论,对病人病情及处理方式进行详细分析。

        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有一批业务精良的骨干医生,形成了一个有战斗力和影响力的神经内科专家队伍,他们不仅医术高超,更重要的是,他们人人都敢拍着胸脯说自己在医德上无愧于心。他们告诉记者,是慕容慎行身上闪现出的医德光辉,使他们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林艾羽曾师从慕容慎行,对恩师十分崇拜和敬仰。“慕容教授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做一切事都从减轻病人痛苦和抢救生命出发。”她说,“只要有一次同慕容教授一起看病的经历,就会一辈子铭记在心。”

        一次,慕容慎行在一个“挂钩医院”查房,快下班时,一位值班医生告诉他:“医院刚收了一个重病号,已处于昏迷状态,瞳孔不等大。”没等医生说完,慕容慎行就迅速到病房为病人诊断,判断这是一个脑疝患者,需要紧急抢救。他迅速为患者作了紧急处理,随即亲自陪同其他医务人员将患者送到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作急诊手术。终于,在他的紧急抢救下,病人转危为安。

        有一天,慕容慎行路过医院急诊室,只见一位60多岁的脑出血病人正处于昏迷脑疝状态,已在紧急抢救。医生劝家属为病人作CT检查,家属却担心路途振动会使病人猝死,希望慕容慎行拍板拿主意。慕容慎行对病人家属和医生分析说,从医院急诊室到CT室的路程不到100米,这固然有可能加重病情,但这是一个“小风险”;如果血肿很大,不及时采取外科治疗,有可能使病情加重,则要冒“大风险”。听了慕容慎行的分析,家属点头同意作CT检查。结果,医生通过看CT片发现,病人头部有一个很大的脑内血肿。医生立即将病人送进手术室做手术,挽救了病人的生命。

        林艾羽说:“慕容慎行不怕担风险、救病人于危难之中的事例不胜枚举。他抢救病人的一举一动,无疑就是‘活教材’。”

        在弟子们眼中,慕容慎行的工作作风也对他们影响颇深。“他是一个工作不分上下班,工作之前充分准备,工作之中极为认真的人。例如,对一般医生来说,开出处方后,病就看完了,但慕容慎行开方后还要求病人把药物拿来给他看。一怕药房疏忽发错了药,二怕病人理解不对,把握不好吃药的剂量。”林艾羽说。

        王林也是慕容慎行的弟子,他说,师从慕容教授,不仅在行医方面受益匪浅,还学到了如何做人。慕容慎行经常教导弟子做人要以实力作为竞争的资格,不要在背后议论他人,要有“唾面自干”的胸怀。如今,这些观点已成为王林教育自己的学生的内容。在每一年的新生见面会上,他都会对学生进行诚信教育,要求学生踏实、诚信地做人、做事、做学问。

        为了让更多学生能够受到慕容慎行的影响,学校还经常安排慕容慎行到课堂上为学生作讲座。很多听过慕容慎行讲座的学生都在学校论坛上发帖子,表达对慕容慎行讲座的喜爱。有一个帖子这样写道:“听他的讲座想睡都睡不着,因为课堂上总会传来一阵阵的笑声。他讲课形象生动,比如,讲到中风时,他会形象地表演出人中风的形态。他讲课十分精辟、简练,比如,当讲到偏瘫时,他会归纳出8个字:右侧偏瘫,必然失语……这周六他还有讲座,我还会去听……”有的学生则说,慕容教授给附一班上神经病学时,提前了很长时间来上课,他站在教室门口等班长开门,并且笑着看学生走进教室,给人很慈祥的感觉。而他讲起课来就会显示出操控一切的魄力,很让人敬佩。

        如今,经过长期的努力,慕容慎行已经带出了一个有战斗力和影响力的神经内科专家队伍。学生中大多数都是业务骨干,其中有1人获“中国青年女科学家”提名奖,2人获得“中国青年奖”,3人入选“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

     

           学者楷模

     

        有人认为,取得了如此多科研成果的慕容慎行是难以逾越的,但慕容慎行从未放弃过学习。

        除了坚持临床与教学,慕容慎行还一直不忘科研。在他看来,搞好了科研,不仅能让更多病人受益,也能更好地把科学理念、成果、精神传递给学生。

        慕容慎行的科研贯穿于他的整个行医、执教过程,孕育于他的学生时代。

        1951年,17岁的慕容慎行从福州一中高中毕业后考入福建医学院(现为福建医科大学)医疗系。在校期间,他品学兼优,学习成绩年年名列前茅。毕业后,他以全优的成绩留在了福州的附属合组医院工作。那时,合组医院名医荟萃,集中了一批医学界的精英。老师们谨慎务实的作风,使踏实二字深深根植于慕容慎行心中,对他日后的科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58年,慕容慎行作为重点培养对象被送往上海华山医院深造,师从著名的医学专家张沅昌教授,专攻神经内科学。张教授博学严谨、著作等身,是当时我国神经病学的学科带头人。张教授对勤勉好学的慕容慎行关爱有加,经常带他查房、出门诊和搞科研。进修的两年里,在张教授的言传身教下,慕容慎行不仅医术大有长进,更重要的是,他认识到了科研和临床之间的辩证关系,也感受到了科研对促进医疗技术发展的重要作用。

        1964年,慕容慎行被医院派往上海外语学院学法语,两年后得到赴意大利罗马进修神经生化学的机会。虽然,原定3年的进修因“文革”爆发而提前中断,但一年半的留学生涯使他开拓了视野,了解了国际医学发展的最新动态。他利用先进的实验室设备开展神经生化和超微结构的研究,收集了大量的实验数据和材料,为回国后进行科研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回国后,通过持之以恒的临床实践和勤奋学习,他在临床上有了丰富的经验,但他并没有止步于已有的成绩。从1985年开始,他边教学、边科研、边著书,认真总结自己探索的经验和感悟。1986年,他把神经遗传病中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高、社会危害大的肌营养不良症的肌肉病理研究作为主攻方向。该病系原发于肌肉组织的遗传性变性疾病,其特点是女性为基因携带者,男性发病,患者在34岁出现肌无力症状,10岁步行困难,15岁后卧床不起,一般在25岁前死亡,基本为不治之症。20年来,他从临床、电生理、生化、组织化学、超微结构等方面对该病进行研究。首先解决了该病的诊断、鉴别诊断问题,把研究成果运用于临床,进行优生优育指导和遗传咨询,以控制该病的发生几率,攻克了这一医学难题。

        1992年,他又把目标转向一种可以治疗的神经遗传病——肝豆状核变性的研究。历时10余年,研究成果发表在国内外高端学术杂志上,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此外,慕容慎行还积极开展脑血管疾病的研究。脑血管疾病是临床上的常见病,多发于中老年患者,轻则偏瘫卧床,重则危及生命,患者自身痛苦难忍,且给家庭带来沉重的负担。多年来,他努力探索其发病机理,为预防和治疗该病闯出了一条新路,其中包括脑血管流行病学检查、脑血管病高凝状态的研究,并和神经外科合作开展“脑搭桥术”、“尿激酶血肿内注入和引流术”等脑血管病新疗法。其中,“动脉硬化性脑栓塞的高凝状态研究”获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医药卫生科技进步一等奖。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慕容慎行获得了丰硕的成果。他不仅担任过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福建分会主任委员、福建省神经病学研究所所长等职务,还担任了多家医学刊物的编委、常务编委,发表论文180余篇,以主编或副主编身份主持编写了学术专著4本,参加编写了专著4本。先后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6项,其中一等奖1项、二等奖4项。他还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6年,获我国医生行业的最高荣誉奖项“中国医师奖”。这些奖项与数字,浓缩了他对医学研究的付出,背后则是人们看不到的辛苦。

        有人认为,取得了如此多科研成果的慕容慎行是难以逾越的,但慕容慎行从未放弃过学习。慕容慎行告诉记者,他担任了10本杂志的特约编辑、编委、常务编委,改稿过程便是一种很好的学习。另外,他还向下级医师学习,向年轻人学习,向自己带的研究生学习,注意吸取他们的检查技巧、灵活的思维、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加速自己临床工作能力的提高。

        研究成果广泛传播会更有价值。怀着这样的想法,在研究医学难题的过程中,慕容慎行不断总结着提高诊断和治疗水平的方法,并将他在研究过程中总结出的看病基本经验传授给学生和年轻医生:重视临床医学、要有严谨的工作态度和作风、形成良好的临床思维、善于学习和总结经验……他的学生即使当了多年的医生后,也总是能从慕容教授那里吸取到养分。

        提起对他人的影响,慕容慎行说,他没考虑过太多,只是身体力行地把工作做好,把研究搞好,把学生教好,持之以恒。(本版摄影杨新勇)

     

     ■记者手记

     

    身教的力量

     

        记者见到的所有慕容慎行的学生都对他钦佩不已,交口称赞。他的专业水准、学术水平、医德高度,无不给学生强烈的影响甚至震撼。而他并不是一个善于“讲道理”的教师,学生在他身上得到了与众不同的收获,尤其是收获到在医学领域极为珍贵的医德精神与严谨作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了慕容慎行潜移默化的影响。

        在采访中,慕容慎行这样的行为打动了记者:检查病人时,他赤手握住病人没穿袜子的脚,协助病人弯曲腿;病人有疑问时,他用通俗易懂的话解释,面带微笑且轻声细语;病人取药后,他仔细核对药物,不厌其详地告诉病人药物的剂量、用法;病人需要到其他科室就医时,他亲自带病人前去,向其他医生介绍情况;为一位不认识的普通病人看病时,所花时间往往都在半小时以上。如此,病人怎么会不信任他?学生怎么会不被感染?

        在采访中,慕容慎行这样的故事感动了记者:抢救病情恶化的病人时,慕容慎行没考虑个人风险,而是把病人的安危摆在第一位;外出会诊疑难病人时,他把个人疲劳置之度外,想的是如何最快地减轻病人的痛苦……如此,病人怎会不挂念他?身边的医生怎会不向他学习?

          事实证明,慕容慎行已经将自己的精神传递给了他的学生。在他工作的神经内科,记者发现,很多医生常常因看门诊耽误了正常下班时间,常常坚持为病人看完病再吃饭,他们人人敢拍着胸脯说:“我的医德也不错。”

         慕容慎行的生活很简单:临床、科研和教学。他长期白天看病,晚上改稿,周末外出会诊,基本没有空闲时间。他几乎没有什么爱好,唯独在家里养了金鱼和花草。工作累了时,他会停下来喂喂鱼或给花草松松土。然而,慕容慎行从不认为生活是单调的,相反,却感到无比充实和快乐!这样淡然的生活态度,也让他的学生感受到了一位令人敬佩的医者前辈所追求的人生境界。

         更让记者难忘的是,谈到对学生产生的影响,慕容慎行十分谦虚,他没有觉得自己在做什么了不起的事,自己不过做了一位医者、一位教师该做的事。

        采访结束后,记者真诚地请慕容教授在采访本上留下手迹,他几乎想也没想,写下了这样一行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慕容慎行。”(原载于中国教育报2009911日)

关闭 【文字:龙超凡】【发布:贺少青】 【赞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