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身份: 免登录
巍巍福中凤鸣三牧教师博文开放式课程招生平台校友录校长论坛
您的位置:首页>> 校友风采 >>新闻正文

  • 长征红旗飘罗川

    来源:福州晚报 2015年12月20日 2015-12-24 15:31:40 点击:1056 赞美:13

                                                 长征红旗飘罗川
                                     ——纪念长征81周年 记红军长征先遣队攻克罗源城 
     



      粟裕(资料图) 
     


      寻淮洲(资料图)


       图片罗源百丈村“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总指挥部”旧址。(资料图)


      红军攻克罗源纪念碑。(资料图)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曾在这里与国民党军队激战。(资料图)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总指挥部旧址”内景。(资料图)


      1934年,工农红军长征先遣队,在连罗党组织和游击队配合下,由参谋长粟裕亲自指挥,经过两个小时的战斗,攻克罗源县城。消灭国民党军队1000多人,抓获国民党县长、警备队长等多人。这段历史地方党史、志书都有记载。由于过去对长征历史界定的原因,书上只能提到“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攻克罗源城”,“红七军团攻克罗源城”,而没有与红军长征联系上。其实,当年解放罗源城的队伍,是1934年红军长征先遣队的队伍。
     
    红军长征历史的界定
      受到历史局限性的影响,从长征一直到“文革”前,对长征这段历史的界定,都只提到党中央、中革军委所在的第一方面军的行动,对其他领导人及中央根据地以外的红军很少提及。1958年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提到整个长征除第一方面军以外,还有第二、第四方面军,但对他们的事迹很少介绍。书中提出希望有关同志,多写这方面的文章,却没有引起重视。到“文革”以后情况才有改变。应该说,整个红军长征过程,突出党中央、中革军委所在的第一方面军和毛泽东同志是应该的,何况红一方面军是最早出发长征,也是较早到达陕北根据地的队伍。而且毛泽东在长征危急关头扭转了革命局势。但是作为红军长征历史,应当全面论述,应当把所有参加长征的各支红军,均要包括进来。毛泽东在长征胜利后写的《七律·长征》,也有“三军过后尽开颜”的描述。
      2002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对1934年红军长征做了比较完整的历史界定。把红一、红二、红四三个方面军的长征,和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做了全面叙述。书中第484页(有的版本是382页)第十二章的长征章节中,明确提出“为了调动和牵制敌人,减轻国民党军队对中央根据地的压力,并准备实施战略转移,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决定组织两支部队北上和西进”。这就说明这两支先遣队也属长征的红军队伍。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张闻天肯定红七军团北上抗日先遣队是揭开长征的序幕。他在《拥护苏维埃政府与工农红军的抗日救国宣言》中称:“为了直接领导与组织反日的民族革命战争,不但于1934年派出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而且于同年10月红军主力开始了二万五千里空前伟大的长征,最后到达了抗日最前线的中国西北地区”。“文革”后,史学界对红军先遣队多认定是红军长征的序幕。所以应该说参加长征的红军部队,除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以外,还有红七军团三个师6000人组成的“北上抗日先遣队”,和红二十五军2900人组成的“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红七军团先遣北上
      由于李德、博古“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错误指挥,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中央红军主力不得不进行战略转移。在这情况下,中共临时中央决定派出红七军团组成先遣队,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名义,奔赴闽浙皖赣边创建游击根据地。威胁国民党统治的心腹地区,以便吸引和调动一部分“围剿”中央苏区的国民党军队,减轻对中央苏区的压力,配合红军主力转移。
      红七军团接受北上先遣任务时,全军团仅有4000余人,经过突击补充2000多新兵,总共有6000余人。以“北上抗日先遣队”的番号从瑞金出发,经福建长汀、连城、永安的小陶乡、大田等地北上。博古、李德等人没有把北上的战略意图明确下达,而是采取宗派主义的做法,安排积极推行他们极“左”路线的曾洪易等人掌握这支部队的实际领导权。当时的军团长寻淮洲是湖南浏阳人,早年参加贺龙领导的北伐军二十军独立团,1927年参加秋收起义,跟随毛泽东上井冈山。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战争中成长起来的红军优秀指挥员。在历次反“围剿”作战中屡建奇功。18岁担任师长,后升为军长,1933年仅22岁任红七军团军团长。但在“左”倾宗派主义之风盛行的情况下,没有决策权,他的指挥才能得不到发挥。参谋长粟裕是一位骁勇善战、睿智多谋的指挥员。参加过南昌起义,在井冈山掌握了毛泽东的游击战术。指挥攻打罗源城,精准侦察,选好突破口,用智取和强攻相结合的办法,两个小时就拿下来。怀玉山失败以后,他带领部队直闯浙江境内,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直至抗日高潮到来。七军团政治委员乐少华曾经留学莫斯科,没有从事过基层工作,对军事生疏,机械地执行中革军委决定。北上途中受伤转上海治疗,伤愈后转延安、东北等地工作。为了控制七军团行动,推行极“左”路线,博古、李德加派曾洪易作为派驻七军团的中共临时中央代表。此人是“左”倾路线的积极推行者,对中央苏区干部一概不信任,极力排挤军团长寻淮洲,给这支部队造成极大危害。面对艰苦、长期的武装斗争环境,他一直悲观动摇,最后在南京投敌叛变,罪大恶极,解放后本应受到人民的严厉惩处,1951年病死在狱中。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行动,早期完全受制于博古、李德所把持的中革军委。而且部队决策权实际操纵在曾洪易、乐少华等王明极“左”错误路线的执行者手中。他们不顾客观实际情况,热衷于攻打大城市。1934年7月31日凌晨,先遣队接到中革军委的电令,要部队由福建谷口向东开进占领水口,威胁并相机袭取福州。水口是福州西面闽江边上的重镇,距福州约70公里,敌人有4个营的兵力把守。红军向水口开进时,这4个营守军连夜逃走,消息传出失去了攻占福州的突然性。国民党急调第七十八师驰援福州,电令在湖北的第四十九师由长江日夜兼程水运入闽,并派军舰、飞机前来助战。8月7日先遣队进抵福州西北郊。在未进行详细侦察和缺乏攻城手段的情况下,就对福州发起攻击,经过一夜强攻,占领一些山头阵地,尽管部队打得勇猛,因为敌人已经知道红军意图,有了充分准备。同时又是孤军作战,国民党军已派部队向红七军团侧面迂回。为了避免遭到更大损失,军团只好决定撤出战斗。部队在北峰岭头一带集结,准备向连江、罗源转移。福州守军经过空中侦察,发现红军的转移方向,急忙派一个团的兵力向桃源方面追击,妄图封锁红军通往潘渡的道路,双方经过一昼夜激烈交战,打成对峙状态。国民党后续部队赶来增援时,先遣队趁天黑撤出战斗,由粟裕带领一个连殿后掩护。全军经过潘渡,在中共连罗县委接应下,转移到连罗游击区。桃源战斗毙伤国民党军不少,缴获一批武器,但红军伤亡也较大。
    长征先遣队攻克罗源城
      中革军委这次电令攻打福州,是一大失误,不但没有达到牵制调动国民党军队的目的,反而给红七军团以后的行动带来困难。当时摆在眼下最大的困难,是打福州后有五六百位伤员需要安置,否则影响部队的机动。红军在北峰集结时,连罗县委得到消息,即派人前去联系。受到总指挥寻淮洲等的接见,并带回七军团给县委的指示信。中共连罗县委立即研究,对抢运和救护伤病员作出妥善安排,对配合先遣队作战等事宜进行了研究。并向七军团提出要求攻打罗源城,使宁德、罗源、连江几块游击区连成一片。1934年8月12日,先遣队兵分两路向罗源境内挺进,在凤坂、百丈等村休整待命。罗源县苏维埃政府立即发动苏区群众做好拥军、支前等工作。先遣队参谋长粟裕带领先头部队,在罗源县游击队参谋长杨采衡引领下,快速挺进罗源县城西5公里的白塔村。即速派遣侦察员与游击队员一起化装进城侦察并埋伏下来。另外由石别区妇女主任潘美容等引路,走街串巷摸清敌情,了解到兵力部署、工事设置及地形物貌等情况,及时汇报,为战斗做好准备。13日下午在白塔村召开作战会议,由战斗总指挥粟裕参谋长主持。会议决定:1.攻城时间定在当晚(即1934年8月13日)10时。2.兵力部署:把主攻方向定在南门,由先遣队一个团担负,进城后将敌东西拦腰截断,直捣敌指挥部;先遣队一个营攻打小西门,一个营攻打大西门,占领街中心的万寿塔;地方游击队、赤卫队攻打东门,得手后从城内直插北门;游击队十三团3个连埋伏在罗源通往丹阳的要道上,阻击丹阳增援之敌;其他机动部队在预定地点待命,准备增援和运送伤员、物资。
      8月13日晚10时,战斗先从西门打响,由笔架山直插西门宫,向大小西门纵深推进,接着进攻东门的部队也投入战斗,以密集的火力牵制住东门守敌。南门是主攻方向,部队从棋盘山火速冲下,直达城边,第一梯队涉溪至城下,在火力掩护下,攻上城楼与敌展开白刃战,歼敌一个排。正当西门两军酣战之际,埋伏在城内的红军侦察员和游击队,趁乱撂倒守门警卫打开城门。攻打南门的战士歼敌一个排后,打开城门,冲进城内割断敌人东西之间的联系,敌全线崩溃,纷纷溃逃、投降。至此,东、西、南城门均已突破,红军在城内会合,围攻在北门的敌指挥部。8月14日凌晨,红军队伍潮水般涌进城,红军长征先遣队攻克了罗源城。战斗结束,进城的部队露宿街头,对老百姓秋毫无犯。战斗历时两个小时,歼战千余,俘敌300余人,缴获武器数百件及大批军用物资。这是红军长征先遣队北上途中歼敌最多、影响最大的一次战斗。14日天亮后,在群众协助下,进一步打扫战场,俘获躲藏于民房的国民党县长徐震芳、警备队长潘方杰等国民党要员多人,并打开监狱,救出40多名革命者和群众。
      战斗胜利后,粟裕进行了认真总结。他强调:“这次罗源战斗,事先进行较详细的侦察,采用奇袭的方法,因而能够以很小的代价一举全歼守敌。这使我们体会到,孤军深入敌区,在作战指导上应有相应的改变。”粟裕参谋长的总结为此后北上先遣队的行动指明了方向。从现在追述来看,他的经验非常丰富,对后人有很深刻的启迪。1.外线作战要与当地党组织和游击武装紧密结合,发挥各自长处,是克敌制胜的关键。如攻打福州,红七军团孤军作战,得不到群众支援,而且采用攻坚的战术,因而不能成功。攻克罗源和后来在穆阳、庆元、竹口连续打了三个胜仗,都是与闽东党组织和连罗县委共同策划协同作战的结果。2.在敌强我弱、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不可采用死攻硬拼的笨办法。应当以智取胜、奇袭或智取与攻坚相结合的办法消灭敌人。快速攻下罗源城,以很小的代价歼敌千余人。是因为事先做了周密的调查,对敌情有充分了解。总攻发起之前,派遣侦察员与游击队员化装卖柴火的农民,挑柴进城,把武器(短枪)藏在柴火中间。到城内集市会合,其中一人喊一声“红军进城啦!”市场大乱,趁机把柴火挑到西门马房弄据点,人员埋伏起来。晚上总攻开始,我军兵临城下,城内埋伏人员突击撂倒守门警卫,打开城门,大军一拥而上,避免逾越城墙给部队带来损失。3.把伤病员留下,由地方负责收养和医治,主力部队能轻装上阵,为地方留下一批优秀的政工干部和军事干部。先遣队攻打福州城未遂,虽然也毙伤一部分敌人,但也给自己留下500多位伤员。由于外线作战,只好部队自己护理治疗,形成巨大的包袱,大大影响队伍机动作战。将伤病员移给苏区游击队,由连罗地方党委组织医治,大大减轻了先遣队的负担。这些伤病员治愈之后,有100多位先后补充到闽东第十三独立团、罗源独立营及罗源地方党组织中,成为地方党组织和地方武装的骨干。如鲁国跃、吴望水分别担任十三独立团政治部主任和副主任;冯品泰担任十三独立团团长,后改编为十三独立师担任师长;原先遣队营教导员苏国民,伤愈后担任罗源县苏维埃政府组织部长,兼任罗源独立营教导员和中共河阳区委书记。他们经过党的长期培养教育和红军部队的锻炼,把红军的游击战术与优良的政治工作,传授给地方。加上攻克罗源所缴获的枪支弹药和军需战利品的补充,大大提高了地方武装的军事素质与战斗力。4.毛主席说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如上所述,先遣队攻打福州留下的几百位伤员,就是长征路上播下的种子,在地方发芽生根,成长为参天大树,为地方后来的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作出很大的贡献。攻克罗源以后,8月14日上午,北上抗日先遣队在罗源城中心的塔兜亭召开群众大会,开展红军革命宗旨和抗日救国的宣传。在大街小巷的墙壁上刷写“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红军是抗日反帝武装”、“拥护苏维埃中央政府对日宣战”等标语,以扩大红军的抗日影响。红军以实际行动在民众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先遣队进城后不住民房,不进客栈,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受到群众拥戴和欢迎。尤其是先遣队政治部,用银圆兑换战士们入城后向市民购买商品时使用的苏区纸币,红军撤离后不使群众蒙受损失,以实际行动,宣传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历史的巧合
      罗源城的两次解放,都是8月14日。头一次红军长征先遣队攻克罗源城是1934年8月14日,后一次解放罗源城是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十兵团,于1949年8月14日。两次日子相同,但前后相距15年。解放罗源城的作战指挥也巧合得很,都是粟裕这位常胜将军。头一次是他担任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参谋长时,亲临前线担任战斗指挥。后一次是他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代司令、代政委时的战略指挥。考虑到要抓住国民党军全线溃退的有利时机,1949年5月22日,粟裕在指挥上海战役期间,为了及时调整部署,他致电中共中央军委,请示“我入闽部队是否可能提早”。得到中央赞同,指出“入闽部队只待上海解放,即可出动”。为实现中共中央军委的战略意图,粟裕在上海战役结束后迅速调整三野全军作战部署,以第十兵团兵团部,率第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一军执行进军福建的任务。接着,十兵团迅速集结于苏州、常熟、嘉兴一带,为向福建进军做准备。7月2日,十兵团奉命向福建进军,8月14日解放罗源。
      罗源前后两次解放,中间相隔15年。这期间,在中共福州中心市委、中共闽东特委和闽浙赣城工部党组织的领导下,罗源的革命斗争从未停止过,一直坚持到新中国成立。
      红军攻克罗源城,把后续事宜交接给地方武装后即挥师北上。红军的胜利使远近的敌人闻之丧胆,大大推动了罗源县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实行土地革命,消灭封建的土地所有制,全县170多个乡村苏维埃中,有110多个乡村实行土改分田,有60多个乡村开展抗租、抗粮和废债斗争。发展经济,筹办红军被服厂、透堡制枪厂。把先遣队留下的伤病员分别送到苏区巽屿、北山等医院,动员妇女会会员参加护理工作。为适应斗争形势需要,闽东特委决定,中共连罗县委分开,正式成立中共罗源县委,建立罗源独立营。
      正当人民盼来土改后的第一个丰收季节时,反动政府调兵遣将,对闽东苏区进行大规模反革命“清剿”,限期一个月消灭罗源等县红军游击队。县苏维埃主席阮在永被杀害,砍首示众。他们制造“巽屿惨案”,焚烧房子100多间,打死干部、战士、群众120余人,灭门20多户。山头海滩到处是血肉模糊的尸体。此时,地主恶霸趁机反攻倒算,全县苏维埃组织几乎被破坏,苏区陷落,革命干部、共产党员、游击队员、革命群众被杀害上千人。中共地方组织的骨干只好分散隐蔽,活动基本停止。1935年5月,闽东特委书记叶飞提出“恢复老区、开辟新区”等活动方针。随后,闽东特委委员阮英平来罗源,把分散的游击队员集中起来,成立地方游击队第七支队、第九支队,队伍近百人。活跃在罗、古、宁、闽边,后发展到200人,一直坚持抗日救亡活动。这200人的队伍除留下少数人之外,编入新四军三支队六团二、三两个营,跟随叶飞开往皖南抗日前线。
      抗战初期,罗源县保留两个党组织,即中共古罗闽边区委和中共马(鼻)透(堡)中心党支部。他们采取“白皮红心”的策略,把公开合法斗争与密秘斗争结合起来,归新四军驻福州办事处党组织领导。1942年初,欧阳友心在罗源组织青年抗日先锋队,后扩建为70人的游击队,活跃在罗源湾一带抗击日伪骚扰,在县城,各界人士也积极发动群众参军、募捐,支援抗日。1942年,英华中学共产党员孙道华、傅孙焕(后来任中共福州市委书记、委员)毕业后来罗源中学(初中)任教。孙道华教历史,傅孙焕教数学,他们用抗日救亡思想和立志报国思想教育学生。在课堂上讲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和苏军攻克柏林的故事,讲苏联红军如何英勇捍卫祖国的国土。领导学生组织剧团,演出《红色的马》《压迫》等剧目。教唱《黄河大合唱》《游击队之歌》。教唱《延安颂》时,把歌词中的“延安”改为“中华”,其他原封不动,以避免国民党顽固派的检查。除在城关演出外,还到北山、巽屿等农村宣传演出,唤起民众抗日。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签署投降书,罗源县连续三天举行大规模的游行,欢庆抗战胜利。
      抗战胜利后,全国人民渴望和平和民主,团结建国。但国民党想独吞胜利果实,准备攻占解放区。罗源首先在罗、古、林边区开展隐蔽斗争。省委领导阮英平、左丰美等先后莅临指导,消灭祸害群众、冒充共产党的土匪,使老百姓安定下来。1947年2月,龙山会议上成立闽浙赣省委城工部后,大大推动了城乡革命斗争,在城工部闽东工委林立指派下,陈式山、陈廷藩、温汉钦到罗源开展工作,成立党支部,发展党员。1947年10月,闽浙赣省委高湖会议上决定成立闽(清)古(田)林(森)罗(源)连(江)中心县委,书记由城工部副部长、地下军司令林白兼任,罗源县委划归林白领导,任命陈式山为书记,工作重点转向农村,在各区乡建立17个党支部,30个党小组。以5支手枪起家,发展游击队达130人。这时,罗源先后建有8支游击武装:杨华为队长的连罗游击总队,欧阳友心为队长的连罗宁边区游击队,凌尚武为队长的林连罗沿海工委游击队,李玉镇为队长的连罗边区工委游击队,王俊义为队长的罗源县委人民游击队,徐兴祖为队长的闽连罗边区游击队,黄兆宜为代队长的罗源人民游击队,张道禄为队长的罗古闽边区游击队。这8支游击队都属城工部领导,绝大部分归林白为书记的五县中心县委领导。除此之外,五县中心县委直属的主力游击大队,不少时间也在罗源活动。斗争一直坚持到罗源解放。
      深切怀念寻淮洲、粟裕将军
      新中国成立后,罗源人民在历届中共罗源县委的领导下,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全县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了纪念红军长征先遣队攻克罗源城的伟大创举,缅怀英烈,铭记历史,罗源人民特别崇敬寻淮洲、粟裕,在百丈村陈仁书大院、红七军团团部的原驻地,建立纪念馆,馆名“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总指挥部旧址”。用实物、图片、旧舍,再现了当年中央红军北上抗日的英雄气概,成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西厢房当年寻淮洲与粟裕同睡的木床是原物,尤为珍贵。寻淮洲攻克罗源城后率师北上,在浙皖赣边的乌泥关至谭家桥伏击战中,为了扭转被动局面,他(新组建的第十军团十九师师长)亲自带领部队夺回制高点。不幸,在夺取制高点战斗中身负重伤,在部队转移途中牺牲。他的牺牲是红军的重大损失,使我党失去一位年轻有为的军事指挥人才。
      纪念馆的影片、图像,是粟裕征战四方、戎马生涯、叱咤一生的缩影。粟裕是一位战功赫赫的军事家、战略家,他一生为国为民,是彻底、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常胜将军。毛主席称他最会带兵打仗,刘伯承称他是最优秀的将领。陈毅与粟裕等指挥的华东野战军消灭蒋介石245万军队,占30.6%,居4个野战军之首,而且打下开封、孟良崮、济南、上海等。粟裕生前曾留下“生死沉浮寻常事,乐将宏愿付青山”之句。他淡泊名利,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见困难就上,见荣誉就让。1955年授军衔时,毛主席建议粟裕当元帅,他坚决谦让,最后才定为大将之首。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老百姓铭记他一心为民,两让司令,三次先遣,四渡长江,五人前委,六次负伤,七战七捷,八省征程,九死一生,十大将之首。这是对粟裕大将最完美的褒奖。 

     

关闭 【文字:游德馨】【发布:李文华】 【赞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