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拜访绩溪上庄胡适故居之红颜知己篇(修改版)
2012-12-31 23:15

相关阅读:《拜访绩溪上庄胡适故居之自由篇》

序言】本文写于2012年,2012年是胡适先生逝世五十周年,游完黄山,特前往拜访绩溪上庄胡适故居,作文两篇《拜访绩溪上庄胡适故居之自由篇》与拜访绩溪上庄胡适故居之红颜知己篇》,以作纪念。

 上:曹诚英(字佩声)  下:1923年胡适与朋友同游杭州

(下图中立者左四为胡适,右二为曹诚英)

 拜访绩溪上庄胡适故居行车路线图

 

大约在2008年,有人看了似乎是《恋爱与婚姻》之类的杂志,告诉我胡适也有一个红颜知己,叫曹诚英,是胡适结婚时的伴娘,胡适三嫂的妹妹,绩溪旺川人。1923年胡适在杭州休养时爱上了曹诚英,之后胡适甚至动了与江冬秀离婚的念头,江冬秀拿起了一把菜刀,对胡适说,离婚可以,我先把两个孩子杀掉,我再自杀!吓得胡适立刻偃旗息鼓,落荒而逃。

此后曹诚英对胡适依旧鸿雁不断,一往情深。1949年,胡适流亡美国,曹诚英则留在大陆,任教于沈阳农学院,是我国第一位农学女教授。曹诚英1958年退休后,于1969年落户绩溪山城,1973年病逝。她曾委托好友汪静之,将她一直珍藏着的一大包与胡适来往资料,在她死后焚化,这段刻骨铭心的相思,她珍藏了一辈子,死后也随她带去了天堂。

临终前曹诚英留下遗言,一定要把她安葬在绩溪旺川的公路旁,因为那是胡适回家的必经之路,她是还寄望于在路边与胡适生死相逢吗?由此感慨万千,席慕容写下了令无数痴男怨女着迷的《一棵开花的树》(当初真以为这首诗是为曹诚英写的,真实写作背景文末备注):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皖南徽州小山村

(在徽州自驾游常遇到这样的小山村,因此常常带给你计划外的惊喜)

 绩溪上庄的水口杨林

今年(2012年)春天计划徽州行时绩溪上庄是必去的,除胡适故居外第二个原因就是感动我的胡适与曹诚英的爱情故事,想参拜旺川公路旁曹诚英的墓地。

不知是不是年纪增大的缘故,我越来越相信相由心生,胡适温文尔雅的面相告诉我:胡适应该很有女人缘!今年(2012年)3月出版的第9期《南方人物周刊》收集有这样一些有关胡适的陈年小花边

胡适在北大教书时,课堂上若有风,而临窗有女生,他会走过去关上窗户;

1923年胡适有一个取了妓女的朋友投宿胡适家,胡适特意写信给江冬秀:决不能因她曾是妓女而看不起她,因为她也是一个人……

(写到这突然想起陈寅恪晚年在目盲体衰的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耗十年心血为明末名妓柳如是写就《柳如是别传》又有多少人能理解呢?即使是哪位学贯中西的大才子也不能理解。)

1955年感恩节,胡适在纽约约张爱玲跟朋友们一起吃中国馆子,怕她一个人寂寞

……

细心、体贴、绅士风度,凡跟胡适打过交道的女性,多对他留下极好的印象,而那些爱过他的女子,也一生怀抱温暖。

这可是来自曾经牌坊林立、男权至上的徽州的人啊!

 左:胡适与夫人江冬秀合影

右: 江冬秀与女儿素菲

1924年摄,时素菲4岁,第二年就不幸因病夭折。胡适非常喜欢女儿,她死后两年,胡适游美国,有一夜梦见女儿,醒来大哭一场,并作了一首追念素菲的诗。)

 

在我看来江冬秀与胡适简直就是绝配,这是互补型婚姻的典范:你看,胡适的文化水平如此之高,倘若江冬秀也来点文化,那还不有的吵?胡适你要离婚,你那么有文化,我江冬秀吵得过你么?吵不过你我可以发挥我没文化的人的长处啊——我就拿刀砍!江冬秀这个本能的动作却体现高度的智慧,这智慧不亚于胡适啊!一个人最厉害的招数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符合本性的自然反应。江冬秀一生的幸福,她该得到的!

我欣赏江冬秀,但想到曹诚英与胡适的悲剧总是一声叹息,这是怎样的一种爱之无奈啊!

在曹诚英堕胎后,由胡适推荐于1934年赴美国就读于康奈尔大学农学院,1937年获得硕士学位,回国后先后在安徽大学和复旦大学任教。1939年与他人恋爱的再次失败,曹诚英甚至产生上峨嵋山当尼姑念头,在其兄力劝之下方改变了主意,又兼在美国做大使的胡适来信安慰,还捎来300美元资助生活,情绪才逐渐稳定下来,但此后曹诚英终身未嫁。

1949年,胡适不听曹诚英的劝阻流亡到美国,从此两人鸿雁断绝,留下的是无尽的怀念。1952年,全国大学院系调整,曹诚英调到沈阳农学院任教,成为了我国著名的马铃薯专家。事业上的成就改变不了精神上的孤寂,退休后的曹诚英落户绩溪山城,原想找一处房前屋后能够耕作的住所,自筹资金建一个养猪场、气象台,但这些设想都一一落空,生活上十分清苦孑寂。南返家乡后,难以忘怀的是上庄杨林桥上的美好回忆,然而,物是人非,空留惆怅,一派凄凉晚景。

6 左:与胡适侄儿胡从先生合影(胡从先生眼睛部分非常像胡适)

右:Joy那年才3岁,说也要买根冰棒给胡适爷爷吃

在上庄,胡适侄儿胡从先生告诉我他小时候见过曹诚英,在他儿时记忆中曹诚英是非常贤惠端庄、气质典雅的女士。据说(有的人说知道,有的人说不知道)1962年去世的胡适不能确信留在大陆的小儿子胡思杜已先于他在1957年整风反右斗争中不堪屈辱,自杀身亡,所以遗嘱中还有一份留给胡思杜的遗产;那么,1973年去世的曹诚英知不知道胡适已先于她在1962年去世呢(有的人说知道,有的人说不知道)?如果说不知道,曹诚英嘱咐葬在旺川的公路旁等胡适归来,这是何等的痴情?如果说知道,曹诚英仍嘱咐葬在旺川的公路旁等胡适归来,我不禁感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

我本想就这个问题问胡从先生,曹诚英到底知不知道胡适已先于她在1962年去世呢?话到嘴边又吞下去,知不知道已不重要。江冬秀的智慧,曹诚英的痴情,胡适的容忍,已深深刻在胡适的历史中,任人评说。

有人说,爱情是最捉摸不定的东西,在我看来,爱情的特质最像量子,将量子力学大师海森堡描述量子行为的不确定性关系原理”用于观察或指导爱情与婚姻,真是“淡妆浓抹总相宜”:人们无法同时得到爱情与婚姻,当你确定对某人有感情时,却常常担心将来会不会在一起(不确定);而当你终于与某位先生或女士确定了婚姻,纯粹意义上爱情却随风而去了。

对于离婚,胡适曾对好友说他不过心里不忍伤几个人的心——这就是胡适,一个平凡的胡适,一个尊重女性的胡适。胡适自己曾说,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只消考察三件事:看他们怎样对待小孩,看他们怎样对待女人,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时间。

胡从先生告诉我曹诚英墓地就在旺川公路边,距上庄约5公里左右,对面有个玩具厂,很容易找到,由于这是通往上庄的唯一公路,也就是我们来时已经经过了。

我们告别胡适故居,在上庄吃了一顿不知是午餐还是晚餐的徽菜,于下午5点半左右找到曹诚英墓地,停留约10分钟,表达对曹诚英先生的敬意。

当我们驾车返回屯溪宾馆时,已是晚上8点半左右,至此,我们已游历徽州翡翠谷、黄山、西递、宏村、花山谜窑、绩溪上庄等地,明天准备返回老家邵武,难忘的2012年徽州之行!

 旺川公路边的曹诚英墓地

 胡适写的《尝试》一诗

 一棵开花的树

10  皖南徽州山村风光

 

【备注】台湾诗人席慕蓉的这首《一棵开花的树》深受海内外读者喜爱,我以为真是写给曹诚英与胡适的,但看了一则报道说,这是写给自然界的一首情诗

  20071222日,在福建参加海峡诗会的席慕蓉披露了作品的创作经过。席慕蓉说,在她看来,生命是不断的经过、经过、经过,她写的东西都是在生命现场里所得到的触动,尽管有些触动要等到一、二十年后才恍然大悟。

  为了解释自己在生命现场里的触动,席慕蓉讲述了《一棵开花的树》的创作过程。她回忆说,当时自己在台湾新竹师范学院教书。5月份有一次坐火车经过苗栗的山间,火车不断从山洞间进出。当火车从一个很长的山洞出来以后,她无意间回头朝山洞后面的山地上张望,看到高高的山坡上有一棵油桐开满了白色的花。那时候我差点叫起来,我想怎么有这样一棵树,这么慎重地把自己全部开满了花,看不到绿色的叶子,像华盖一样地站在山坡上。可是,我刚要仔细看的时候,火车一转弯,树就看不见了。

  就是这棵真实地存在于席慕蓉生命现场里的油桐,让她念念不忘。她心想,正如海是蓝给自己看一样,花当然也是慎重地开给它自己的,但是,如果没有自己那一回头的机缘,树上的花儿是不是就会纷纷凋零?这促使她写下了《一棵开花的树》。

  席慕蓉说:这是我写给自然界的一首情诗。我在生命现场遇见了一棵开花的树,我在替它发声。至于有些人把作品解读成女孩子站在那里等男孩子看她的情诗,她表示有点犹疑。但她同时声明,诗人的解读只是其中的一种,因为读者的解释也有权威性。

 

11   油桐花的花开花落

        初稿:2012.12     修改2018.6

分类:无梦徽州 | 阅读(2540) |评论(2)
最近访客
 
  • 游客

    09-27 06:33

  • 游客

    09-26 23:25

  • 游客

    09-23 06:57

  • 游客

    09-22 04:39

  • 游客

    09-21 01:47

  • 游客

    09-20 10:08

最新评论
 
  • 谢可奇: 来年还有什么自驾游计划,申请同行。
  • 黄剑芳:

    好啊!去年约了三个家庭都没人响应,后来没信心再找人,只好自己一家人去。来年还想自驾游出去,到时看看合适否。

    我其实很想驾车去丽江,一个月,一路玩过去,不过孩子还要再大一点。

总:2条  1/1页 1-2 每页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