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央迈勇与牛奶海(下)(修改版)
2017-03-03 15:22

    第四篇《央迈勇与牛奶海》(下)照片共计21张,若网页打开后未能完全显示,请将页面多刷新或重新载入几次。

     【相关游记】

篇《寻梦稻城亚丁            

第二篇《仙乃日与珍珠海》

        第三篇《央迈勇与牛奶海》(上)

走进五色海,阳光下的湖水晶莹剔透,色彩迷离,四周雪峰林立,让人恍如踏进梦境,湖底像用紫墨笔描就规格不一的格子,格子间填着浓浓淡淡的蓝颜料,漂亮极了。五色海是藏区著名的圣湖,相传高僧在寻找转世灵童的时候,就会来到五色海,根据五色海颜色的变幻来判定灵童的方位——卓玛面对雪山圣湖,虔心朝拜。

图1  圣湖五色海

图2  五色海周围冰峰林立

图3  湖边小憩

图4  卓玛在五色海面向仙乃日朝拜

图5  从稍高位置看五色海湖水变深蓝色

在五色海湖边休息,补充能量,然后沿湖环绕半圈,最后一个人一鼓作气爬到仙乃日与央迈勇之间的山梁高处俯瞰五色海与牛奶海,陡峭的碎石坡与凌厉高空风迫使我放弃得寸进尺的念头,将相机放在地上自拍时感觉脸部被高空风吹得变形,适可而止吧!

从五色海到牛奶海是一段下坡路,看上去十余分钟路程实际又耗去翻倍的时间,行走雪山总有一种错觉,看上去近,走过才发现很远,这与在南方一带爬山感觉很不同。

在牛奶海湖边我们又碰到江苏驴友,可能背负过重的缘故,驴友的脸色苍白,出现高反症状,他带的氧气也用光了,我和广州驴友将备用的氧气都给了他,嘱咐不可再剧烈运动,湖边休息,待会一块下山有个照应,卓玛陪他在湖边休息,我和广州驴友各自散开欣赏牛奶海。

牛奶海有一个传说,在每年春暖花开时,海水会像牛奶一样洁白,犹如琼浆,不仅神奇美丽,而且是能治愈聋哑怪病的圣湖。近距离欣赏牛奶海,沿岸边的水呈乳白色,这圈乳白色估计是牛奶海名称的由来,往里面是浅绿色的一带,再深处便是碧蓝色的水面,蓝得透亮,当阳光洒在湖面、风吹拂带来小小的涟漪时,仿佛听到了来自天空的声音。

    爬到稍高的位置看牛奶海,形状其实就是一颗眼泪!相对央迈勇雪山海拔5958米的体量,面积约二、三个足球场的牛奶海大小拿捏恰到好处,如果像纳木错那样大,则大气有余动人不足;如果像月牙泉那样小,则可爱有余灵性不足——真乃增之一份太肥,减之一份太瘦!美籍奥地利探险家约瑟夫·洛克1928年第一次见到央迈勇雪山后认为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雪山,实际上一路都能听到驴友对央迈勇雪山的赞美,从九寨沟或四姑娘山过来的旅客都认为亚丁三座雪山更美,尤其是央迈勇,如果说央迈勇雪山是亭亭玉立的少女,牛奶海就是这位多情美丽的少女流出的一滴蓝色的眼泪,那奶油般的冰蓝色,纯粹、清澈、圣洁,万千年来,一直这样静静地流淌在两峰之间,无声无息流进你的心里,让人无限感动!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那么说,我枕畔的眼泪,就是挂在你心间的一面湖水。”(齐豫《一面湖水》)我的不远千里,从福州到成都,又从成都到稻城,只为这颗眼泪。

就这样欢喜地在湖边行走,抬头望着上方的五色海,忽然想到五色海附近那已经干涸的海子,我心情有些许沉重和忧虑,近几十年来,全球气候变暖,冰川融化雪线消退,不知有多少美丽的高山海子就此消失,央迈勇雪山呢?我默默祈祷这颗精灵般的蓝色之魅永驻人间!

因担心卓玛等太久,也担心江苏驴友高反加重,本计划绕牛奶海一周计划作罢,牛奶海上方还有一条通向远方的羊肠小道,那是一条转山(仙乃日)的路,痴痴望了许久,真心希望下次亚丁之行绕仙乃日神山转山。

回到湖边约定的集合点,四人匆匆集体拍照留念后一起下山,江苏驴友高反加重,伴随发烧,我们三人分担他的背包,快速下山,就要走出一片树林时,眼前出现一大群羊儿怡然自得在山坡上觅食,羊儿从卓玛身旁走过时,忽然有放声高歌一曲的冲动,冲古寺的松鼠,仙乃日的小鸟,络绒牛场的藏鸡,央迈勇下的羊群……亚丁,美的不仅是自然风光,更是人和动植物和谐相处的乐园,事实上亚丁景区动植物品种非常丰富,1928年洛克到亚丁就想收集一些动植物标本,他相信在这座高原上,一定有着许多新奇的物种,但洛克在亚丁获取动物标本时,遭到当地藏民强烈的反对,藏民反对在亚丁射杀鸟类——我忽然明白神山下的小生灵为何不怕人类啦!

在路旁一棵巨大云杉树下,面对络绒牛场,一个女孩独自坐在岩石上发呆,许久,一动不动,不管身后有多少游客经过,有多少只眼睛在好奇——女孩对面是夏诺多吉雪山,左侧是仙乃日雪山,右侧是央迈勇雪山,头顶湛蓝的天空,俯瞰络绒牛场,背后是一个拿着相机寻觅风景的人,女孩从哪里来多大啦在那想什么等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她安安静静坐在那发呆。

洛绒牛场虽然被群山环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给人感觉却很开阔,也许是海拔太高没有太多的地表物的缘故,也许是离天堂太近的缘故,站在这里,你总会有置身于方外的感觉——既融于其间又恍惚其外——一个适合发呆的地方!

回到亚丁村,四人一一道别,卓玛下山回乡城老家,那是比稻城还要偏远的县城,她邀请我有空到乡城旅游,我愉快接受邀请;广州驴友下山去稻城与同伴会和,江苏驴友下山到海拔较低的香格里拉镇治疗高反,我继续留在亚丁村。每一次外出旅行都会邂逅陌生人,其中一些可能成为挚友,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是他人不可知的一种牵挂。

回到福州,高原强烈紫外线灼伤的脖子与耳朵(这部分没有涂防晒霜)开始脱皮,翻看亚丁之行的海量照片,念兹在兹的仍然是牛奶海,有人说,看雪山圣湖是要有缘分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最佳的季节、最好的天气遇见最美的牛奶海,而经历了种种的考验才得来的机遇,更让我珍惜这份圣洁的、美丽的邂逅,也更加怀念那清澈、纯粹、远离人间的地方,那一见倾心的冰蓝色……

牛奶海,挂在我心间的一面湖水。

图6  俯瞰五色海、牛奶海

图7  自拍(高空风吹得脸变形)

图8  俯瞰牛奶海

图9  从五色海前往牛奶海

图10  牛奶海宛若一颗蓝宝石

图11  牛奶海岸边缘水呈乳白色

图12  你好,牛奶海

图13  亚丁同游者

图14  下山了

图15  路边湿地

图16  高原牧场

图17  牧羊曲

图18  秋天的童话

图19  洛绒牛场的发呆

图20  冰蓝色的牛奶海

图21  寻梦亚丁

        初稿:2017.3    修改:2018.7

分类:最美秋天 | 阅读(2178) |评论(0)
最近访客
 
  • 游客

    09-22 09:30

  • 游客

    09-20 22:05

  • 游客

    09-20 18:07

  • 游客

    09-20 11:28

  • 游客

    09-19 22:45

  • 游客

    09-17 13:32

最新评论
 
总:0条  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