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阿尔泰山•千里江山图(修改版)
2015-11-09 10:55

1

2

3

4

5

又是在没有心理准备时离开禾木,仿佛是头一天还沉浸在禾木秋天的素描中,而第二天突然就来到雪国一样。因为大雪封山,中午放心与朋友到“回民餐馆”吃火锅,火锅刚准备好,领队就来电话说尽快回客栈整理行李,出山的公路可以通车了,我心里嘀咕一句真是大煞风景,匆匆吃完火锅,回客栈打包行李直奔禾木车站,在禾木车站候车时才注意到天空已经放晴,大雪开始融化。

汽车驶离禾木正准备闭目养神,经过一个山谷时不知谁叫了一声,真美啊!转头朝窗外望去,无垠的大地上,白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一张特制洁白的画布,眼睛首先被山谷中央炊烟袅袅牧民的毡房吸引,这时有人说孤零零一座毡房真是太寂寞,后座石河子大学的一位老师说,禾木游客多了,不少原住民迁往更偏远的山中,他们本就是大山子民,何来寂寞?说的真好,这又使我想起比尔·波特(赤松居士)1989年对终南山隐士的拜访,由于游客的增多,不少隐士选择终南山更偏远的深山老林,但他们是“全天下最快乐的人”。

转过一道弯后白桦林下的羊群映入眼帘,在新疆,一路上看到最多的动物就是羊群,沙漠、戈壁、草原、高山上,到处能见到羊群的踪影,从乌鲁木齐坐车穿过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北上,荒凉的戈壁杳无人烟,但有时一觉醒来就看到羊群,莫名其妙的有一丝感动。阿尔泰山区地肥水美,常常可见到头戴艳丽小帽的哈萨克牧民赶着大群的羊群缓缓走过,雪后的山谷,羊群融入大地,雪地牧歌绽放别样的韵律。

顺着山谷中的小溪目光移向远方,是阿尔泰山美丽的泰加林,茂密的原始森林中,挺拔的落叶松、苍劲的五针松、塔形的云杉、秀丽的冷杉、俏丽的白桦,遮天蔽日,郁郁葱葱,森林的秋妆尚未褪去,又披上一层厚厚的大雪,整个变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看近处那些落了叶子的白桦与落叶松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那些冬夏常青的云杉和冷杉上,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一阵风吹来,树木轻轻的摇晃着,将那美丽的银条和雪球都抖落下来了,玉屑儿似的雪末儿也随风飘扬,在雪后的阳光下,幻映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真美啊,汽车中的游客不断发出惊叹声,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这不是景,这是画啊!”远方的朋友看到传出的照片,由衷赞叹道。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这让我想起宋徽宗时期,十八岁天才画家王希孟作12米长卷千里江山图,陈丹青老师评价极高,说在故宫欣赏原作时用脑袋抵在展柜的玻璃上看,看得像个傻子一样”,感叹其“实在是太辉煌”,“你看《千里江山图》的开阔,开阔得非常具体。如果把这幅画切割成无数个局部,每个局部都可以是一幅画,都是细节。隋唐五代,包括北宋的大家,你去看看,找不出一幅画能够收纳这么多自成格局的景别。而每一个景别,有这么多详确动人的细节。”

这样的山水巨作却以实景方式呈现在从禾木到喀纳斯雪后放晴的旅途中,大自然这位天才的画家将大雪涂抹在阿尔泰山千山万壑中后,又将(太阳)光线打在巨大的“画布”上,只见山峦起伏,平丘如砥,森林茂密,溪流回旋,远眺气势磅礴,近观气象万千,移步易景,前所未见的锦绣山河使坐在大巴车上的我用脑袋抵在车窗玻璃上看得像个傻子一样,一直持续到贾登峪的近两个多小时的车程里,以致在贾登峪下车时左拐的脑袋难以回转,其实,全车人都在犯傻。

对为何十八岁的宫廷画家王希孟为何能画出这幅传世巨作,陈丹青老师的解释颇得我心,因为是“天才”和“青春”,天才不必多说,青春值得一笔:

通常成年的老熟的大师,喜欢做减法,也就是所谓取舍和概括,可十八岁英年的王希孟呢,他是忙着做加法。人在十八岁年纪,才会有这股子雄心和细心,一点不乱。不枝蔓,不繁杂,通篇贵气,清秀逼人。那就是他的天赋了。他降生在中国山水画的黄金时代,他在黄金时代只有十八岁。他在十八岁上,又有一个宋徽宗亲自给他调教。如此这般,我想他也闹不清怎么画出这幅伟大的画卷。十八岁干的事,多半其实是不自知的,他好也好在不自知。照西洋人的说法,那是上帝让他干了这件事情。

我们在想象中国古典画家的时候,都是白胡子老人。明清文人画,确立了山水画中的老人符号。晚清民初的黄宾虹、 齐白石、张大千,又坐实了这类符号的单一想象。在《千里江山图》中,我分明看见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岁。长几岁、小几岁,不会有《千里江山图》。

与其说是陈丹青老师点评十八岁王希孟的名画千里江山图,倒不如说是陈老师在诉说无所畏惧十八岁的青春,我确信,“陈丹青的眼睛,是这个时代最珍贵的艺术财富”,跟随陈丹青的眼睛,能够“洞见幽微辽阔的万华世界”。

如果不是秋天,如果不是秋天的雪后,如果不是秋天的雪后的放晴,能有这番美景吗?在秋天的阿尔泰山,我分明看见上帝他老人家是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岁,长几岁、小几岁,不会有阿尔泰山的“千里江山图”。

19

20

21

22

23

 

【小贴】王希孟(北宋,公元1090~?),中国绘画引史上仅有的以一张画而名垂千古的天才少年。王希孟十多岁入宫中画学为生徒,初未甚工,宋徽宗赵佶时系图画院学生,后召入禁中文书库,曾奉事徽宗左右,但宋徽宗慧眼独具:其性可教,于是亲授其法。经赵佶亲授指点笔墨技法,艺精进,画遂超越矩度。工山水,作品罕见。徽宗政和三年(1113年)四月,王希孟用了半年时间终于绘成名垂千古之鸿篇杰作《千里江山图》卷,时年仅十八岁,此外再没有关于他的记述,不久英年早逝。

 

【附录】陈丹青老师解读《千里江山图》

分类:最美秋天 | 阅读(2244) |评论(0)
最近访客
 
  • 游客

    09-27 04:41

  • 游客

    09-27 01:02

  • 游客

    09-23 23:47

  • 游客

    09-21 07:30

  • 游客

    09-20 07:26

  • 游客

    09-19 05:13

最新评论
 
总:0条  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