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禾木•雪国(修改版)
2015-11-04 17:43

  

1

2

3

在禾木的早晨睡到六点就自然醒了,拉开小木屋的窗帘,差点尖叫起来,纷纷扬扬的大雪从空中飘来,入地时却悄无声息,晨曦中,大地一片莹白,四周静谧悠远,沁人肺腑,赏不够禾木的秋色,却猝不及防来到雪国。

洗漱完毕,穿上带来的所有御寒衣物,等待和约好的朋友一起上禾木观景台。

约六点半,朋友来敲门,客栈还没有发现其他团友活动的迹象,大门紧闭,三人毫不犹豫翻越栏杆而出,一路上雪似乎越下越大,裹住头部的大围巾要不停抖落雪花,朋友见了将雨衣给我,她说她的衣服防雨雪。旅游认识的朋友,相处时间甚至超过一些同事,这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雪地行走约四十五分钟,三人爬上100多米高的观景平台,禾木村的观景平台是天然的大平台,长度约2000,宽度约100200多米,仿佛上帝他老人家为美丽的禾木专门配置的一样,站在平台上,禾木村一览无遗,翻山越岭的路上我不知想象过多少次禾木秋天的早晨:远处有高耸的雪山,雪山下有大片的白桦林,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白桦林中间是薄雾笼罩、炊烟袅袅的村庄,清澈见底的禾木河从村旁流过,这样的美景今天能见到吗?

平台上早有100多位摄影爱好者支起三脚架一字排开,风景摄影在外人看来是一件苦差事,他们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还晚,但还要像牛马那样吃苦耐劳地在崎岖山路上跋涉,追逐即将消失的光影,虐待自己,但又无怨无悔,乐此不疲。找了一处落脚点后,我支起三脚架,给相机披上围巾防雪,静静等待时机。

雪似乎越下越大,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像织成了一面白网,又像连绵不断的帏幕,往地上直落,漫天飞舞的雪片,使天地溶成了白色的一体,厚实的云层在逐渐增强的日光浸润下呈现淡淡的蓝色回光,远处的禾木仿佛极地童话世界的村庄,等待于万籁俱寂的雪地,似乎屏息海洋深处,感到自己在下潜。

4

5

6

7

8

9

10

远处一座木屋的灯光亮了,不一会儿,山底传来马玲声,迷失在空旷雪野的我忽然找回自己的脚步,“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十几年未见的大雪,又让我想起童年时候的故乡,记得今年暑期回到闽赣交界大山深处的故乡,Joy问我:“爸爸,你小时候最快乐的事是什么。”我说:“每年大雪封山时,村子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那时最快乐,小伙伴们或聚在屋子里烤火,大人在一旁聊天,他们说他们的,我们玩自己的;或将两片毛竹烤软弯曲,再钉上木板制成雪橇在雪地里疾驰,发出尖叫兴奋的声音;或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撒下谷子,看鸟雀来吃时,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一拉,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或在雪地堆雪人,打雪仗,有时被冰冷的雪球击中,雪顺着领口钻入肌肤,冷彻骨髓,但一会热汗暖遍全身……”

Joy听罢兴奋极了,她说她也要堆雪人,打雪仗。我沉默了,故乡,听说已经很难得有那样的大雪了,那时常常和小伙伴沿着大雪封山的公路,走到出村必经的坳口,在那回头可以俯瞰四面环山的故乡,而往前就是走出大山的弯弯曲曲伸向远方的公路,那时总想我什么时候能走出大山去看看,而现在魂牵梦萦的是我什么时候能回去故乡去看看。

雪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领队电话催我们回去吃早饭。早餐后钻入被窝补觉一会儿,起床发现团队较青春的队员不知是出去玩了呢,还是躲在屋里睡觉,看到留在客栈大都是更岁月的一批,面对积雪的院子,不知谁提议我们堆雪人吧,大伙热烈响应,有的直接滚雪球做人头,有的用铲子、木板等扫拢积雪堆雪身,客栈老板说他提供木炭当眼睛、胡萝卜做鼻子,不到半小时,雪人在院子里立起来,先被围上蓝色围巾,众人觉得颜色不够鲜艳,又换上红围巾,戴上红帽子,然后围着雪人欢呼雀跃。雪人不断更换新装,大伙心情像鲜花一样灿烂,中年人变青年人,青年人变小孩,年轻的先生像小朋友过家家一样兴奋地背起媳妇,欢歌笑语洋溢整个院子,得意忘形之时我哼起崔健那首《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

我没穿着衣裳,也没穿着鞋

却感觉不到西北风的强和烈

我不知道我是走着还是跑着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给我点儿刺激,大夫老爷

给我点儿爱情,我的护士姐姐

快让我哭,快让我笑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YiYe YiYe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YiYe YiYe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

……

雪似乎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现代文明“侵蚀”之处,雪被融化的无影无踪,如同在这片大地上平均每天要消失的20个山村,从《诗经》年代就开始流传的原生态的生活习俗、民俗风情和独特的仪式仪礼随之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千篇一律的新城镇,遥远南方那回不去的故乡,留下的不仅仅是淡淡的乡愁,更有一种留不住的遗憾。可雪地的人们是如此地兴奋,如此自由地与一个原初的世界相嬉,甚至引得人们纷纷放下了都市的世故,尽情在这雪地里撒野——禾木,这雪国的禾木,是成年人心中秋天的童话!

11

12

13

14

15

16

17  禾木喀纳斯蒙古民族乡中学,学校的教室是禾木乡最漂亮的

18  午后大雪融化,遇到上学的孩子们

给远方的家人发去几张照片,Joy说,她喜欢下雪,喜欢我们堆的雪人,很漂亮,她问我小时候在老家是不是这样堆雪人,我说是的。

忘不了大雪纷飞的早晨,赏不够禾朩秋色,却猝不及防来到了雪国,晨曦中,大地一片莹白,四周静谧悠远,冷风中黄叶如蝶飞舞,只是“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十几年未见大雪,刹那间有种落叶满空山的感照。

19

20

21

分类:最美秋天 | 阅读(1863) |评论(0)
最近访客
 
  • 游客

    09-27 04:31

  • 游客

    09-27 01:01

  • 游客

    09-24 05:20

  • 游客

    09-22 11:10

  • 游客

    09-18 03:09

  • 游客

    09-15 19:00

最新评论
 
总:0条  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