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聚奎塔下思袁公(崇焕)
2015-02-28 22:31

友情提示】本文照片共计7张,照片拍摄日期为2015224。若网页打开后未能完全显示,请将页面多刷新几次,或在页面内任意空白处按住鼠标左键向下拖动,拉开页面。

博主按1、本文背景:聚奎塔(图2)位于福建邵武和平古镇,建于明万历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1990年邵武市修葺古塔时发现塔名“聚奎塔”(图3)三字为明末抗金名将、时任邵武知县的袁崇焕题写,这是至今发现袁崇焕留下唯一可信、极为珍贵的墨迹;

2、写作动机:历史上对袁崇焕评价冰火两重天,梁启超、康有为、金庸、阎崇年等人给予极高评价,如梁启超认为:“若夫以一身之言动、进退、生死,关系国家之安危、民族之隆替者,于古未始有之。有之,则袁督师其人也。”但明末清初五大学者之一的朱舜水等人却斥责他为“卖国贼”。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笔者就读位于和平古镇的邵武二中3年,多次与同学登聚奎塔,2000年看过金庸先生非虚构作品《袁崇焕评传》后注意到这位与邵武有关的历史人物,2012年脑海浮现一个问题:“按理一个被当时政府判通敌的罪人,题词应该会被抹掉,为何只有在邵武保留有袁崇焕的墨迹?”2013年曾重游聚奎塔,但因收集资料不全,博文暂时搁下,2015年借初中同学三十年聚会之际,得到参与古镇修复工作和古镇办公室工作的同学大力协助,补全资料,写成此文。

3、说明:本文上半部分史实由笔者收集到的材料编写而成;下半部分是笔者对袁崇焕这位古希腊式的悲剧英雄命运的任性感慨。由于是非专业人士的旅游感想之作,还请专业人士手下留情。

 

1  福建邵武和平古镇

2  位于福建邵武和平古镇的明代古塔聚奎塔

3  聚奎塔”三字由时任邵武知县袁崇焕题写

【上图是笔者拍摄的照片,下图是拓片】

   

寒假回邵武,接初中同学电话,倡议到整修一新的千年古镇和平走走,顺带回古镇上的母校邵武二中看看,我欣然应和,一番叙旧之后,看回城时间充裕,遂提议到镇郊天符山聚奎塔一游,众人愉快和之。

聚奎塔位于福建省邵武市和平镇南部约1.5公里天符山,明万历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由镇上大户人家黄六臣出资建造,塔身为五层六角楼阁式砖木石混合结构,同行古镇同学黄少林先生是黄六臣的第二十一代子孙(图6),众人笑其远祖有钱就是任性,现在能不能多发一些微信红包给我们。

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就读于邵武二中时期与同学多次游聚奎塔,那时古塔因多年失修,尤其“文革”期间大多数精美的石刻浮雕佛像被破坏,塔顶部分塌陷长出一棵树,夕阳下古塔的荒芜残败景象令人印象深刻,但厚达1.5古塔主体结构依然稳固完整,且均为明末原体构件。年少时无所畏惧,沿着塔内没有任何护栏、宽度仅约0.3左右的塔内螺旋石阶爬到塔顶,从塔顶一券顶拱门出塔,战战兢兢爬到同样没有任何护栏、宽度仅约1左右且略向下倾斜的外层檐,紧贴塔身坐下,一行少年在一位高二学姐带领下轻轻吟唱:“长亭外,古道边,荒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那时,我们尚不知这座古塔与历史名人袁崇焕有什么关系。

1990年,邵武市修缮聚奎塔,发现底层门额上书聚奎塔三字,上款题天启元年秋月吉旦;下款题赐进士第知邵武县事袁崇焕立,经文物专家鉴定,塔名确系袁崇焕初任邵武知县时书题。著名满学专家阎崇年先生闻讯,曾两度专程前来考察,惊喜之中,他充分肯定:“这是至今袁崇焕留下唯一可信、极为珍贵的墨迹与文物,20世纪关于袁崇焕文物最重要的发现。”

    

4  2014年底修好的登塔之路

    

5  2014年底修复的邵武县和平分县县丞署

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邵武迎来了一位新知县:袁崇焕。初到邵武,袁崇焕提笔写下一首《初至邵武》:“为政原非易,亲民慎厥初。山川今若此,风俗更何如。讼少容调鹤,身闲即读书。催科与抚字,二者我安居。”

据《邵武府志》记载,袁崇焕在年的邵武知县任上全心理政,勤勉爱民,如申纠冤狱,救民水火,府志甚至有他亲身攀沿屋墙救火的记述:素捷有力,尝出救火,著靴上墙屋,如履平地。

按理,一位知县只要安心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了,但袁崇焕关心社稷,有着“为天下人谋永福”的远大抱负,身在邵武,却时刻关心国家大事——当时明朝形势非常严峻,沈阳、辽阳、广宁等先后失陷,关外危机严重,京师震动,一片悲观。败报不断传到邵武,袁崇焕公务之暇,偃文习武,志图报国;聚会奎英——袁崇焕企盼做一番大事业,初至邵武,就联络了志同道合者。袁崇焕在邵武做的这些大事,凝固在他题写塔名的“聚奎塔”中。

聚奎二字涵义可诠释为会聚天下之文武英才。阎崇年先生认为:塔没有以报国报恩为名,而命之聚奎,充分说明袁崇焕朴素的民本思想。这是他关怀民瘼、救民水火,进而投笔从戎、图复辽疆的思想底蕴。

接下来关于袁公的历史,各类涉及明代历史的书籍均有记录,这里作简要摘录:赴京城述职时,他自告奋勇,单骑深入辽东敌后,了解形势,并自请戍卫辽东,奋力支撑辽东困局,多次击败后金。努尔哈赤自称自二十五岁起兵以来,战无不捷,攻无不克,惟宁远一城不下。宁远大捷中,袁崇焕以万余人力挫后金军13万人。一次决战,用炮火将努尔哈赤击伤致死。

特别一提,《明史·袁崇焕传》中载宁远之战一则信息……明日,大军进攻,载楯穴城,矢石不能退。崇焕令闽卒罗立,发西洋巨炮,伤城外军。明日,再攻,复被却,围遂解……这里的闽卒罗立乃是邵武籍军士,后招至袁公帐中追随左右,宁远之役也成就其忠勇,得以垂于青史。

袁崇焕不给自己留后路:上前线时,他不仅豪迈地写下策仗只因图雪耻,横戈原不为封侯的诗句,抒发自己气贯长虹的胸怀,更是把妻子和80岁的老母亲都带上前线,一起镇守边城,表示对于国家和民族义无反顾的耿耿忠心。

可是这样一位对于国家和民族义无反顾、耿耿忠心的血性男儿,居然被凌迟处死于西市,这样的千古奇冤,让人悲愤泣叹!

袁崇焕的悲剧由皇太极、范文程、崇桢帝、温体仁等一干人执导,这更像一场考试:

出题人:皇太极、范文程等

答题人:崇桢皇帝、温体仁等

试题:袁崇焕忠乎?

试题难度:本题考查的内容涉及面广,对考生综合判断能力要求较高,属于中等难度题

重点考查:崇桢的智力并胸襟

皇太极是高明的,谋士范文程是高明的,但崇桢的综合水准确实不堪于应对这种费智费力的考题,他战战兢兢地经营着这个飘摇不定的社稷,倚重庭臣却又猜疑满腹,历崇桢朝更迭朝臣无算,他实在是一个尽心努力希图崛起的失败者,有着这样的主子,袁公的悲剧无法避免。最终崇桢并那位只会结党营私、玩弄权术的温体仁等诸大臣所定“擅主和议”与“专戮大帅(毛文龙)”二罪终使袁公含冤而去:磔崇焕于市,兄弟妻子流三千里,籍其家。

 

袁崇焕做了一任知县,邵武方志对他的评价是:分文不取。袁崇焕在辽东时父亲老家过世,他连回家处理丧事的路费都没有!袁崇焕被处死后,抄家的报告是家无余资”——真正的两袖清风。

袁崇焕死的冤不冤?几百年来有关袁崇焕的事迹、评论一直争论不休,正如史学家孟森在《明本兵梁廷栋请斩袁崇焕原疏附跋》中提及,明末时期历史记载十分混乱,即使是与其耳目相关的人,其恩怨纠葛也尤其复杂,这些争议的集中点就是袁崇焕是否背叛明朝政府,崇桢定罪的“擅主和议”与“专戮大帅”核心也就是袁崇焕是不是卖国贼。

   

6  2015年与初中同学同游聚奎塔

【上图前排右二黄少林先生是聚奎塔出资建造者黄少臣第二十一代子孙。上图还能看到“文革”期间被破坏的石刻浮雕佛,据黄少林先生说,经努力,石像还是难以复原明代模样。】

邵武是袁崇焕事业的起点,不妨从他在邵武的作为看看这个问题:为政邵武三年他两袖清风,关怀民瘼、救民水火等功绩得到邵武人民的充分肯定,为和平宝塔题名“聚奎塔”更饱含他忧国忧民,进而投笔从戎、图复辽疆的远大抱负。或许他的部分行事方式值得商榷,但其对帝国的忠心日月可鉴,对这样一个清正廉洁、忠心耿耿、敢为天下先的帝国官员,作为帝国主要领导者的崇祯不仅不能察觉,且还要用酷刑将其杀戮,这样的帝王,上天都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袁崇焕的悲剧有没有自身的问题?当然有,比如在崇祯殷殷期待下激动之余夸下海口说五年收复辽东等等,但哪一个人又能十全十美呢?与其建立的功勋相比,袁公的这些缺陷并不值得夸大,就像所有成功人士拉屎表情也都一样难看,所以没有必要将它作为形象片一样。功到雄奇即罪名,功高而得以善其身者在历朝历代总是少之又少,所以一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通鉴甚至就是奉劝人做“圆通大师”的通鉴,要小心啦,要注意啦,因而缩手缩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这不是那个血性男儿袁崇焕的选择!金庸先生说:袁崇焕真像是一个古希腊的悲剧英雄,他有巨大的勇气,和敌人作战的勇气,道德上的勇气。他冲天的干劲,执拗的蛮劲,刚烈的狠劲,在当时猥琐萎靡的明末朝廷中,加倍的显得突出。那些过分单方面从袁崇焕性格缺陷分析其悲剧的“通鉴”其实是叫人如何做龟儿子或孙子的“通鉴”。

那位通读过《明史》的“当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儿》作者)认为袁崇焕即使放到明末来看都不算一等甚至二等人物,更何况是中国历史?窃以为“当年明月”此言差矣!论历史影响与功勋,袁崇焕或许够不上一等人物,可评价一个人为什么非得只从建功立业来评价呢?何况“抵抗满人入主中原”随时代的发展渐渐失去光彩,但英雄气概却超越历史与政治——以更具普世价值的公民人格力量来看,袁崇焕有着执着的高尚理想,及为追求理想矢志不渝刚烈的狠劲,与那些明哲保身、嘲笑理想与志气、追求权利与金钱的人相比,具有如此阳刚之美的血性男儿不要说明末没有,就是放到整个中国历史来看也屈指可数,他完全够分量媲美嵇康——那可是物种与文明进化出来的极品,中国历史一等人物起码有十几个以上,但嵇康只有一个!

对于施于袁公的刑我在相关资料中见到了描述:磔,又名凌迟、剐刑。简要描述是施刑者把受刑者身上的皮肉分成数百至数千块,用小刀逐块割下来。第一次见到凌迟的详细文字描述是在大学图书馆清廷对石达开的施刑,看后几天不敢吃肉;后来不小心在网上遮遮掩掩看了清末一位凌迟受刑者整个过程的照片,那场面可谓灭绝人性,到现在我连杀鸡都不敢再看,酷刑各国都有,但未有甚于凌迟者,这样的酷刑让“文明古国”蒙羞。

史载袁公受刑时,在扑天盖地的袁崇焕通敌舆论攻势下,纷纷涌动的京师百姓须发怒张、吡牙裂齿地疯抢着袁公心、肝、脾、肺、骨、肉、血,并毫无色变地和着白酒吞噬时,我不知道他们是清醒着还是混沌着,或者是混沌的清醒,一个吃人的世界啊,痛哉袁公!

在去聚奎塔的路上,我问同行的同学一个问题:“按理一个被当时政府判通敌的罪人,题词应该会被抹掉,为何只有在邵武保留有袁崇焕的墨迹?”大家说是山高皇帝远,其实我心里有一个答案:当京城不明真相的百姓在生啮袁公躯体时,邵武明白真相的人民勇敢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修葺的聚奎塔没有三十年前的厚重与苍凉,钻入内塔仔细查看发现主体结构仍然是明末的构件。同行的同学爬到顶层时不敢出塔,我冒险走出到宝塔外檐,像三十年前一样,小心翼翼紧贴塔壁爬着绕塔一周,最后向北眺望(图7,四百年前袁公临刑前的那首口占仍响彻于当空,如雷鸣,如霹雳:一生事业总成空,半世功名在梦中。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守辽东。壮哉袁公!

7  袁公不朽

分类:乡关何处 | 阅读(2062) |评论(0)
最近访客
 
  • 游客

    09-22 10:37

  • 游客

    09-17 11:22

  • 游客

    09-17 04:50

  • 游客

    09-16 01:13

  • 游客

    09-15 17:22

  • 游客

    09-15 16:21

最新评论
 
总:0条  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