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空谷秋色(修改版)
2014-10-28 14:30

     【友情提示】本文照片共计14张,若网页打开后未能完全显示,请将页面多刷新几次,或在页面内任意空白处按住鼠标左键向下拖动,拉开页面。

1  空谷秋色

    十月初的一天清晨,当Joy发现停留在小区树下汽车玻璃窗前落有几片黄叶时,惊喜叫到:爸爸,秋天来了!

    Joy的叫声唤醒了我和峡谷的约会,寻个周末坐上福州到青岛的列车,绿皮车晃荡十余小时在第二天清晨到屯溪火车站,上午八点左右到达黄山脚下,一个人说走就走的旅行有一丝莫名的愉悦与刺激。

    黄山我去过多次,但都在夏天,秋天的黄山有别样的韵味,见过别人眼里峡谷的秋天,我想要只属于我的那一份。

    心中念念不舍的依然是西海大峡谷,2013年夏天曾与友人耗时6小时全程徒步穿越西海大峡谷,但从谷底到白云宾馆走的是途径三溪桥的新道,因为2013年开通的西海地轨缆车将老道在峡谷上行三分之一处拦腰截断,黄山管委会关闭了谷底经服务站到步仙桥的老道,但据说服务站到步仙桥的凌空栈道是大峡谷的精华所在。

2  手绘西海大峡谷路线图

    2014年暑期听说这段路又开通了,但只是单行道,我的计划是徒步从排云亭下行到谷底后,为了节省体力和时间,先坐地轨缆车上行到白云宾馆附近的缆车上站,然后再徒步下行经步仙桥到服务站,最后原路返回,全程预计耗时78小时。

    经过4小时游览,我从西海地轨缆车上站出来,此处左拐上行约15分钟到达白云宾馆,右拐下行去步仙桥,从那可以再次进入大峡谷。没走多远,景区管理人员在路边叫我留下身份证与电话号码,方便紧急时刻救援,我略紧张问,去步仙桥的游客多吗?他给我看了看登记信息说:半天只下去34个。

3  西海大峡谷西入口

    我欢快一路小跑去步仙桥,完全忘了自己已经不是二、三十岁的青年,快到步仙桥时,先看到有游客正努力上行,其中一物用四肢爬行,我确信那是人,临近问之,曰:累!感叹曰:多时髦的行为艺术啊!在山里,有谁会去嘲笑呢?紧接着看到一位约二八年华的姑娘,举着手机忙自拍,临近交流几句,小姑娘性格开朗,于是我赞叹:臭啊美,异常!

    步仙桥是连接两座摩天楼似的山峰之间的、由神来之笔设计出来的空中之桥,信步登临,极目东望,山峦起伏,墨绿的黄山松下,铺陈大片色彩斑斓的阔叶林,宛若一幅油画。

    从步仙桥西侧山洞进入,就是险要的步仙桥栈道,一眼望去,一条陡峭的栈道悬挂于壁立悬崖,随峰拐入峡谷深处,看到洞口提示要原路返回,旁边两位游客摇头叹气,转身离去,我却略带紧张,兴奋,好奇,期待的心情毫不犹豫踏上栈道,开始一个人奢华的栈道之旅。

4

5

64-6  从步仙桥再次进入西海大峡谷)

7  相机放在护栏上自拍

    峡谷内峰林竞秀,巧石林立,峰回路转,曲径通幽,仰凌栈道细,俯映江木疏。谷中奇松遍布,或小巧灵秀,独立寒秋;或成双成对,携手并立;或成群成片,密匝簇拥。

    在悬崖峭壁上修建栈道,是二千多年前蕴含中国人坚忍品质的发明,西海大峡谷栈道的修建,是这一品质的现代延续,行走西海大峡谷栈道,并不觉得栈道的存在破坏了自然景观,反而觉得栈道与绝壁的融合,成为西海大峡谷一道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风景,仿佛与生俱来,足见栈道的设计有着高超的理念,充满着人对自然的朴素理解。如果说是上帝之手造就了眼前的自然景观,那么,把眼前的这片千古沉寂的景色呈现于世人的开发工程,完全称得上是人工杰

作。

8  险峻的歩仙桥栈道

    袅袅兮秋风,新安江波兮木叶下。峡谷内有的树叶已经掉光了,剩下稀疏光秃的树枝毅然伸展;有的树上还残留几张颓败苍黄的树叶,是对树的依恋吗?有的树依旧枝繁叶茂,只是绿得厚重浓郁;有的树木叶子红艳艳地缀满枝头,若一丛翩跹飞舞的红蝴蝶,如一抹灿烂明媚的云霞。

    泡利说,在同一个原子里,没有运动状态四个方面完全相同的电子存在,这句话换一种说法,就是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电子存在,只有对微小电子充满敬畏,才能发现这条量子力学中最重要的原理之一——泡利不相容原理,把这条原理中的电子换成树叶,那就是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渺小如电子与树叶,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每一片叶子在它们的成长过程中都为我们这个世界吐出过氧气,进化过我们的生存环境,每一片树叶都是一片风景,拾起那些受到殇逝早凋的残叶,不雕的一种美啊!想起僧问云门:树凋叶落时如何?师曰:体露金风。

9

10

119-11  西海大峡谷秋色无边)

行至峡谷深处,脱下外衣休息片刻,在丝丝冰凉的秋风中,放下相机,从背包里取出准备好的开水、红茶,眼前是清风中摇曳的黄山松,从保温杯嘴流出的开水跃入红茶杯中发出的咕噜噜声音在空旷的山空中如奏鸣曲般的悦耳,顷刻间泛起茶烟,茗香四溢,慢饮细啜,热汗初透,大喝一声:好茶!空谷回音。

忽闻谷顶传来游客对话声,清晰如同就在身边,凝神细听,声音又渐渐远去,真乃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顺手从背包里取出《空谷幽兰》读上几段,这本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采访终南山的当代隐士访谈录是我的最爱之一,不知读过多少遍了,有些段落能脱口背出:

12

1312-13  空山不见人)

    “我总是被孤独吸引。当我还是个小男孩时,我就很喜欢独处。那并不是因为我不喜欢跟其他人在一起,而是因为我发现独处有如此多的快乐。有时候,我愿意躺在树下凝视着树枝,树枝之上的云彩,以及云彩之上的天空;注视着在天空、云彩和树枝间穿越飞翔的小鸟;看着树叶从树上飘落,落到我身边的草地上。我知道我们都是这个斑斓舞蹈的一部分。而有趣的是,只有当我们独处时,我们才会更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与万物同在。”

比尔·波特先生自1989年到终南山采访隐士起,二十多年来始终奔走在中国的大江南北,写下多部作品,读比尔的作品,你能深深感受到一位禅者对的不懈追求和向世人传达中国文化之道的赤诚之心。

下午四点一刻,秋日的太阳渐渐移出幽深的峡谷,我也探寻到旅途终点——大峡谷服务站,服务站大门紧闭,空无一人,前方石洞的铁门也上锁了,石洞另一侧隐隐约约传来地轨列车运行轰隆隆的声音,该回头了,在重新回到步仙桥来回近三个小时的栈道之旅中,竟然未遇见第二位游客,在周末秋高气爽的黄山,这样的礼遇完全称得上“奢华

     山中何所有,岭上白云多。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我心满意足回到山顶的白云宾馆。

14  西海大峡谷

本文写于201410月下旬,2018.6.10修改

 

分类:无梦徽州 | 阅读(1647) |评论(2)
最近访客
 
  • 游客

    09-27 05:25

  • 游客

    09-27 00:55

  • 游客

    09-25 05:44

  • 游客

    09-20 16:35

  • 游客

    09-19 13:57

  • 游客

    09-16 12:52

最新评论
 
  • 姜晓明:

    白云空谷慢饮茶  

    小桥栈道快意秋
总:2条  1/1页 1-2 每页显示